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五十四张风流牌

【五十四张风流牌 】 第一张(女总裁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 墨殇

    字数:10570

    2020/03/05

    女总裁篇

    第一张:妩媚寒霜甘为奴

    林致远是霜研公司的一名员工,主要负责计划制定、市场调研,多年来兢兢

    业业,也算是小有成就。龙腾小说 ltxsba@gmail.com

    只是自从大老板隐退,大老板的女儿颜霜做了公司的总裁,就到处挑自己的

    毛病。他知道这针对的不是自己,而是老员工。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就是要大换血啊。

    「林致远,总裁让你去办公室一趟。」颜霜的新秘书微抬着头,用鼻孔看着

    林致远,一脸的跋扈,那样子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

    「我知道了。」林致远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那小公鸡模样的秘书却像是受到侮辱一般,狠狠地瞪了一眼林致远,有些气

    愤地离开了。

    林致远有些不解,他自然不知道,多少人拍着这个新来的秘书的马屁,他这

    不咸不淡的随便应了一句,已经让这秘书记恨上了。

    只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因为林致远已经不是以前的林致远了。

    他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我需要一个解释!」颜霜冷眸微抬,声音冰寒刺骨。

    林致远看着这一摞计划书上颇为飘逸的字体,就知道是自己的杰作了,这时

    候他底气十足,便不卑不亢地道:「这个计划,颜总你觉得有什么欠缺吗?」

    「有什么欠缺?我想问问你,你这份计划,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亮点吗?别以

    为你是老员工就可以懈怠应付,现在给我重新做一份,要是在和眼前这堆垃圾一

    样,你就去找会计领一下工资吧!」颜霜本来想杀鸡儆猴,没想到鸡居然敢反抗

    。她顿时怒不可遏,抄起一份方案扔在地上道。

    林致远多年学习工作,设计方面的知识不敢说天下无敌,行业内也称得上首

    屈一指,而且他为了应付刁难,特意做了这几套方案。少有的全力以赴,做出来

    的方案也是他近年来少有的得意之作。

    得意之作被人骂作垃圾,他心中怒气蓬勃,他原本想着得到那种奇遇,辞职

    也无所谓。但是这时候他却转变了想法,正好拿这个美女总裁,试一试他得到的

    这一套风流牌。

    他指尖向前一点,一张五彩斑斓的扑克牌突然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颜霜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牢牢的吸引住了,那古朴典雅的花纹带着沧桑的气息

    ,神秘的力量涌入她的脑海,她的意识一点点的被蚕食了。

    林致远看到颜霜的双眼渐渐失去焦距,心中微微一喜,不过他知道这才是个

    开始,他尽量把声音放的平缓,犹如电子音一样没有感情。

    「姓名?」

    「颜霜!」颜霜的声音也很奇怪,说话一直是一个调,没有平常人说话的那

    种抑扬顿挫的感觉。

    「年龄?」

    「三十五!」

    「你还是处女吗?」

    「是!」

    这倒是出乎林志远的意料,没想到这女人还是个处女,他心中一乐,但是声

    音依旧是那样,只有一个平阶,没有起伏。

    「你是一个幽闭空间恐惧症患者,你害怕密闭的空间,但是今晚你又会在所

    有人离开之后才走,你害怕 一个人离开,所以你会邀请林致远一起离开,明白吗

    ?」

    「是……幽闭……患者……林致远……离开!」

    「好,我离开后你会醒来,但是你却会忘记被 催眠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你只

    会记得林致远被你训斥后离开了办公室。」

    「是……醒来……忘记……训斥……」

    当她醒来的时候,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她呆了一呆,就坐下继续办公了。

    林致远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可是他的心

    思却一点没在上面。

    他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今晚的激情,颜霜这个大美人马上就要在自己身下婉

    转承欢了,想想他就兴奋的不得了,对于今夜他越发的期待了。

    夜色在林致远的期待中缓缓降临,今夜无星无月,昏暗异常,林致远心底一

    笑,这倒方便他了。

    公司的人渐渐的都离去了,只剩下总裁办公室还有着一盏昏暗不定的灯在闪

    烁着光芒。

    终于,颜霜在林致远心心念念之间走了出来,穿着细红高跟的她莲步款款,

    修长晶莹的美腿左摇右摆,搭配着那一条简单利落的黑色短裙,黑白分明,倒真

    是别有一番风味。

    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花边领衬衫,一段柔美秀丽的白皙脖颈比起衬衣而言更显

    莹白,红润的嘴唇精巧可爱,高挺的琼鼻纵显高贵,那双妩媚多情的丹凤眼更是

    让人流连不止,配上那一头乌黑柔亮的秀发,一个柔美多情的人儿就这么出现在

    林致远眼前。

    身材颀长,姿容妩媚,颜霜真算得上一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只是林致远之

    前只有对自己处境的愤懑,反而将颜霜本身是个大美人的事实给忽略了。

    林致远迎面看到这大美人缓缓走出来,一时间心神俱醉,竟是脑子一片空白

    ,之前所有的打算都被他忘的一干二净。

    看着呆呆的林致远,颜霜背在身后拿包的双手不知何时相握,而食指更是已

    经绞在了一起。

    她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是看林致远改到了这么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最

    终她开口道:「林……林致远是吧?我送你回去,你跟我一起走吧。」

    「哦哦哦,好,颜总,我这就收拾。」林致远一言惊醒,顿时手忙脚乱的开

    始收拾东西。

    颜霜见此,秀眉微蹙,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等着林致远收拾。

    早就做好准备的林致远又怎么会慢,没过多久就收拾完了,拿起自己身边有些破

    损开线的公文包,就站了起来。

    「我们走吧。」林致远压抑住内心的兴奋道。

    颜霜点了点头,就和林致远走进了电梯。林致远进了电梯,努力压抑住自己

    心里的 欲望,目不斜视,看起来比正人君子还君子。

    颜霜则是站在角落里,低垂着美丽的螓首,让人看不出来在想什么,只是有

    一种 不同于她女强人的柔弱气质散发出来,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爱。

    「叮!」电梯到了车库,林致远内心的 欲望也开始突破伪装,他的眼神里不

    自觉的带上了几分淫邪。

    他带着得意的微笑坐到了副驾驶,指尖微微抬起,就要再次 催眠她。

    只是在上车的一刹那,事情就脱离了他的掌控。他还没坐稳,颜霜就一踩油

    门,这辆红色的跑车就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飞离了地下车库。

    冷冽的寒风如同利刃划过他的肌肤,林致远连忙抓住自己屁股下的运动座椅

    ,他有那么一瞬间都以为颜霜已经破解了自己的手段,要将自己送到警察局去。

    直到看到后视镜里面那张有些癫狂的俏脸,林致远才知道自己是虚惊一场。

    不过这情景也让他有点懵,这平常看起来文静优雅的靓丽美女,居然也有这样疯

    狂的一面。

    看着颜霜癫狂的状态,他抓着座椅的手,不禁又握紧了几分。

    林致远有些忧虑,这样的女人,是那么 容易可以 征服的吗?

    「怎么,你怕了?」颜霜看着镜子里如临大敌的林致远,忽然笑道。

    「怕?我怎么会怕?」林致远男人的自尊心作怪,这时候怎么可能认输,他

    松开双手,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颜霜见状双眉一挑,一脚刹车踩下去,林致远一个不稳差点撞上车门。他连

    忙抓住座椅,可还是晚了,他最终却是撞在了前面的收纳箱上,这一撞,林致远

    的额头都有些肿了。

    他揉着额头坐起来,就看到颜霜已经点起一根细支烟,轻轻的在吐著烟圈了

    。

    此刻外面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到了哪里,而车里面的照明灯也已经被颜霜打

    开,灯光下,不时吸一口香烟的颜霜,散发著一种文静中夹杂着野性的魅力。

    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林致远,颜霜将烟灰弹往窗外,笑道:「是不是没想到

    ,你的老板居然是这样的?」

    「是有点出乎意料,不过你应该很怕黑暗吧?」林致远看着颜霜不停敲击膝

    盖的左手,忽然说道。

    颜霜夹着香烟的右手轻轻一顿,但是仅仅一瞬间她就又恢复了原样,要不是

    林致远眼尖,绝对发现不了。

    「为什么这么说?」颜霜似是完全不在意的说道。

    「这不重要,只是你把我带到这里,还装出一副不良少女的样子,目的是什

    么?」林致远这时候反倒不着急 催眠她了,因为他知道现在颜霜基本上已经是他

    的囊中之物了。

    见他发现自己是装的,颜霜也不在抽烟,将烟掐灭,扔出窗外,皱着眉头问

    道:「你怎么发现我是伪装的?你不回答我,我是不会回答你的。地址发布页 ltxsba@gmail.com

    「第一,你抽烟的样子虽然像那么回事儿,但你的车上没有烟味儿;第二,

    你飙车的时候虽然面露癫狂,手却不时的放在手刹附近,显然是很紧张;第三,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还是个处女,哪有不良少女这么洁身自好的?」林致远换

    了个舒服的角度,靠在座椅上说道,他的话语里充满了自信。其实这都是他信口

    胡诌的,在被他 催眠前,颜霜根本没有什么幽闭空间恐惧症。

    听到林致远露骨、大胆的话语,颜霜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嫣红,她略带几分羞

    怒的道:「你简直是流氓,而且……而且你怎么知道我还是……还是那个。」

    「这个你不用管,我只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林致远颐指气使

    道,仿佛自己是老板,颜霜才是员工一样。

    颜霜被他的语气一噎,心中有气,她看着林致远问道:「你猜我为什么要找

    你出来?」

    「你真的让我猜?」林致远面色古怪的说道。

    颜霜听他这话,以为他知道自己的病,语气也有些不确定,道:「嗯,你猜

    吧。」

    「你过来,我告诉你。」林致远不着痕迹的抬起来手指,轻声说道。

    颜霜不由把头凑近,想要听一听内情。

    林致远看到颜霜一点点靠近自己,突然一弹指间,那张璀璨的纸牌再次出现

    ,颜霜的意识渐渐地迷糊了起来。

    「你醒来之后,会看到我要迷晕你,我的手一捂住你的口鼻,你就会闻到一

    股甘甜的味道,然后陷入昏迷当中。」

    「是……迷晕……甘甜……昏迷……」

    林致远伸手抓住纸牌,纸牌顿时消失。他看颜霜双眼一恢复焦距,就抓住了

    颜霜,然后一只手捂住了颜霜的口鼻。

    颜霜的双眼浮现巨大的恐惧,四肢乱动,用力想要 挣扎出去,奈何林致远力

    气大的惊人,任他如何反抗,也无济于事。

    颜霜只能在那伴随着些许甘甜的气味里面,渐渐的失去意识。

    将颜霜迷晕后,林致远将她拖到副驾驶,用衣服盖上。林致远突然想起这段

    路似乎经常有交警,他看着晕倒的颜霜踌躇了一会儿,忽然走到车子后面,将后

    备箱打开。

    他翻翻拣拣,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瓶酒,他用开酒器打开红酒,将红酒含到

    嘴里,然后嘴对嘴的向颜霜渡了过去,颜霜虽然晕倒了,身体却依从本能,吞咽

    了下去,林致远又将红酒洒在她的衣服上一点,然后找水漱了漱口,便将那价格

    高昂的红酒随手一丢。

    「砰!」在红酒瓶子的碎裂声中,红色的跑车一骑绝尘,只留下一道模糊的

    红影。

    「停车!」果然不出林致远所料,警察将他的车拦了下来。

    眼前有两个交警靠着摩托,他们一个皮肤较白,一个皮肤黝黑,穿着同样的

    制服。看到林致远开过来,便将他的车拦了下来。

    林致远拉下车窗,镇定的道:「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例行检查,请您配合。」说着,皮肤较白的那个警察拿出仪器,让林致远

    吹一下。

    林致远心里偷笑,一切如他所料,他按照指引,向酒精测试仪里面吹气,酒

    精测试仪显示参数正常。

    「好了,走吧。」交警一挥手就要放林致远走。

    「等等!」林致远正要关上车窗,旁边的一个交警将他拦下道。

    林致远心里一突,但仍是面色不改的道:「警察同志,还有什么事情吗?」

    「坐在副驾驶的是谁?」那个皮肤黑黝的交警忽然问道。

    林致远的手心微微见汗,心里也有些紧张,但是这个还没超出他的掌控,他

    故作从容的笑道:「哦,那是我的女朋友,她喝醉了,我就是过去接她的。」

    「女朋友?」黝黑交警面露狐疑,示意林致远打开车窗。

    林致远强忍住紧张,将后面的人车窗打开,黝黑的交警将头探进去,就闻到

    了浓郁的酒气。

    那黝黑的交警还想盘问,忽然那个皮肤较白的交警忽然对着对讲机讲了几句

    话,然后靠近他说了几句。林致远离得有些远,没听太清楚,只见那个黝黑交警

    严峻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就放林致远过去了。

    然后两个交警骑着摩托就像远处赶去,林致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

    庆幸逃过了一劫,赶紧启动汽车,来到了他爷爷留下的一个老宅子。

    他将颜霜丢了进去,自己则躲起来,暗暗观察。他知道现在的颜霜似乎十分

    怕黑,便将她放置在黑暗之中,想看看她的真实反映。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颜霜也渐渐的苏醒过来,一睁眼就是无边的黑暗。她

    害怕极了,手脚乱动,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四周一片空荡,她什么也抓不到。

    她想跑出去,可是她的脖子被锁住了,只有有限的地方可以活动。

    「呼~呼~呼~」渐渐的,她感觉到呼吸越来越急促,如同破旧的风箱一般

    ,发出嘶哑的喘息声。

    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冷汗布满了额头与后背,整个人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颜霜现在就像真的有幽闭空间恐惧症一样,一到黑暗、幽闭的地方,她就焦

    虑、惊慌失措,心中有 无尽的恐惧在滋生。

    在颜霜的 记忆里,她每天都不敢 一个人回家,以前经常是秘书陪她回家,和

    她一起住,但是今天恰巧秘书有事,她才让林致远陪她去开车。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冰凉的手脚让她无所适从,括约肌一松,尿液已经

    顺着大腿滴落,湿了裙子。

    这一切都被林致远看在眼里,他虽然知道在 催眠指令下的颜霜会十分害怕密

    闭空间,但也没想到居然怕到了这种地步,他知道自己是时候出场了。

    「嗒!嗒!嗒!」林致远故意放缓脚步,将脚步的韵律踩在颜霜心跳的节奏

    上。

    涕泪交流的颜霜听到空旷的房间里,传来诡异的脚步声,心中恐惧更甚,她

    看着莫测的黑暗,都快吓晕过去了,只能双手抱住头,将头颅埋进自己硕大的双

    峰之中。

    林致远走到颜霜面前,凑近颜霜,看着她恐惧的俏脸,轻声道:「颜总,你

    觉得好玩吗?」

    颜霜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然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模糊轮廓,颤抖着说道:

    「林致远,你……你快带我出去,你想……想要什么,我都给……给你,你……

    你说,你要……要多少钱。」

    「钱?我不要钱,我想要你。」林致远捏住她的下巴,狞笑道。

    颜霜吓了一跳,下意识道:「你妄想!」

    看到她这么坚决的反对,林致远的眉头微微一皱,指尖又抬了起来,熟悉的

    光芒再次出现在两人之间。

    「在我离开后,你会发现恐惧越来越深,你会越来越盼望我的出现,甚至会

    生出答应我任何条件的想法,甚至想献身给我,这些想法会反复加深,直到这想

    法根深蒂固,无法拔出为止,明白吗?」

    「是!」颜霜回答之后,眼前的扑克牌再次消失,她的意识也回到了身体当

    中。

    「不愿意啊,那好,你再考虑考虑吧。」林致远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了。

    颜霜想追上去,可是她被锁在这里,任她如何挣脱也挣脱不开。

    颜霜开始只是以为林致远在吓唬自己,可是随着黑暗逐渐将自己侵蚀,恐惧

    再次袭上心头,她大呼同意也听不到任何应答,她才知道林致远是真的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见不到林致远回来。她好怕,她感觉黑暗中有无数的歹

    徒在 窥视着自己,身边似乎能听到声声冷笑,她好后悔刚才没有答应林致远,她

    打定主意,只要林致远再出现,她一定答应他的要求。

    她一遍遍叫着林致远的名字,嘴唇干裂,眼睛也哭的红肿。

    黑暗中,已经分不清时间的流逝,颜霜感觉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过去了一

    瞬,熟悉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那个模糊的人影轮廓再次出现在颜霜的眼前,已经哭成泪人儿的颜霜一把抱

    住林致远的大腿,哭着道:「呜呜呜,你别走,你别丢下我,你想干什么都行。

    要我,快要了我。」

    颜霜苦苦的恳求着,她害怕林致远再把自己丢在黑暗中,她本身就畏惧黑暗

    和幽闭的空间,更何况让她长时间处于这样的地方。她现在感觉只有将自己保留

    了多年的处女之身献给林致远,才能换得他的怜悯,让她好过一些。

    「啧啧啧,现在我不想要操你了,我想养个宠物,猫不懂得感恩,兔子整日

    价的发情,猪太过惫懒,猴子又太闹腾,似乎只有狗不错,既忠诚,又能护主。

    你说呢,颜总?」林致远蹲下,边抚摸着颜霜的头边说道。

    颜霜从商多年,心思玲珑,哪里听不出来林致远的意思,可是这也太侮辱人

    了,要不是太过害怕,她这时候早就破口大骂了。

    「不愿意啊?」林致远又站了起来,挣开她的双手,像远处走去。

    「别……别走,我愿意,主人,汪汪汪。」颜霜一下子慌了,扑过去抱住林

    致远的大腿,不断的用头摩擦着他的大腿,生怕他再离开,把自己丢进那无边的

    黑暗当中。

    「哈~哈哈~」林致远轻轻笑了一声,道:「我们高贵冷艳的颜大总裁也有

    今天吗?」

    「林致远……不不不,主人,你饶了我吧。」颜霜看着得意的林致远,想再

    求肯他放过自己,但她刚叫出林致远的名字,就听到林致远的一声冷哼,连忙改

    口道。

    「哼,只要你在叫错一次,我立刻转身走人。」林致远冷酷的说道。

    颜霜忙不迭点头,讨好的道:「主人,您要了我的处女吧,我保留这么多年

    的处女,就是为了等待主人。」

    「你这么脏,也好意思让我操你?跟我来吧,给你洗干净点。记着,母狗可

    不会走路。」说着,林致远解开颜霜的锁链,就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林致远那模糊的背影即将消失,颜霜不敢怠慢,连滚带爬的追了上去,明明

    走的更快一些,但是她却根本不敢站起来。

    「脱衣服。」一到浴室,林致远就不容置疑的说道。

    颜霜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身后那似乎仍在伺机吞噬她的黑暗,她如玉般滑

    润的素手伸到颈间,依次除下了衬衫、长裙。只剩下 内衣的颜霜咬着嘴唇看着林

    致远,见他的面庞如同石头一样冰冷,她无奈的将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束缚住自

    己双乳的胸罩。

    「啵~啪!」一解开胸罩,两个不安分的乳球忽然弹开胸罩,撞在了一起,

    顿时雪浪翻滚,发出一阵淫靡至极的响声。

    脸上羞红满布,手指却将不能包裹住丰臀的内裤勾起,然后褪下,已经湿透

    的小内裤就这么脱离了胯间,露出了它守护已久的无毛小穴和丰臀。

    「想不到你这个贱货还是个白虎,抓起你的臭脚,露出你的骚逼,老子要给

    你好好清洗清洗。」一把抓过花洒的林致远说道。

    趴在地上的颜霜不敢违拗,连忙躺在地上,抓起自己的双脚,用力掰开,她

    练过舞蹈,一双长腿居然被她拉成一字马,小穴随着双腿的分开,也露出了一条

    粉色的缝隙。颜霜还讨好的「汪汪」叫了两声,想要讨林致远欢心。

    林致远被这风光一晃,头脑都有些晕眩,他的女人里面,还真没有一个女人

    像颜霜身体柔韧性这么好的。所以他看着这一幕,真的有点神情恍惚,直到颜霜

    讨好的学狗叫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哗!」林致远拧开花洒,就朝着颜霜身上喷去,水柱犹如一根根长针扎在

    小穴之上,从未经受过刺激的小穴被水柱一扎,先是收缩,然后舒展,舒展到一

    半,又受不得刺激再次开始收缩。颜霜的小穴在水柱的刺激下时张时闭,一缩一

    缩的,可爱极了。

    林致远瞬间被这美景吸引,盯着那不停收缩的小穴,看的有些痴迷,也就没

    注意到花洒喷出的水越来越烫。

    颜霜看着林致远眼中的沉醉,有些得意,她今年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但是

    她对自己的保养从未松懈,即便是比自己年轻十岁的人,身材也未必有自己好。

    而自己的小穴更是经过她的精心呵护,对于自己的小穴能够吸引到这个比自己小

    了几岁的男人,她的心中竟然升起一丝自豪。

    想着,她甚至开始控制自己张合的频率,想要吸引眼前这个男人更多的目光

    。

    不知不觉间,颜霜的心里已经开始变着方的开始讨好林致远,她甚至不恨林

    致远,对林致远为自己清洗污迹的行为,还生出了一丝感激之情。

    水温逐渐上升,层层雾霭笼罩了浴室,水落在身上,不止再是针扎的那种隐

    隐作痛,灼烧的感觉开始蔓延。

    「主人,母狗……母狗的……的骚逼好疼……肿了,烫肿了,主人饶了母狗

    。」颜霜哭喊着求饶道。明明被烫的剧痛无比,可是颜霜只在那里祈求,连躲闪

    的动作都没有。

    被呼喊惊醒的林致远连忙把花洒丢在一旁,看著有些烫伤的白虎小穴,心疼

    道:「你怎么不躲啊,你又不是傻子,烫还不知道躲吗?」

    「可是……可是,主人没让人家躲嘛。」颜霜委屈的瘪嘴道。

    林致远呆愣的看着颜霜,心中暗想是不是给她弄傻了,她居然说出这种话。

    不过他知道这世界上是有受虐狂存在的,他只以为颜霜就是其中一位,便霸

    道的说道:「我跟你说,你的小嘴儿、奶子、骚逼、屁眼儿,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都是属于主人的,你没资格破坏,你只能好好的保护他们,以后没有我的命令,

    要以保护自己为主,知道吗?」

    「是,主人。」颜霜有些感动的道。

    林致远这样侮辱的话语,换做之前的颜霜定会勃然大怒,可是经过之前的黑

    暗监禁和 催眠力量对此的不断加深,颜霜对于林致远产生了一种病态的依赖,甚

    至产生出一种畸形的爱恋。这是林致远所没有预料到的,这也让他轻而易举的将

    颜霜调教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小母狗真乖,现在趴好,主人要操你的骚逼了。」林致远手指伸入颜霜的

    阴道里轻轻一勾道。

    颜霜惊喜的点了点头,一个翻身,趴在温热的水里,伸手将自己的小穴掰开

    ,娇声道:「请主人尽情赏玩霜儿的阴户。」

    「啪!」林致远一巴掌拍在颜霜的肥臀上,一阵波浪带动着双乳也随之摇动

    ,雪白的眩目,「别跟主人这里文绉绉的,主人我就喜欢听俗的。再给老子说一

    遍,用你所知道最下贱的话。」

    颜霜今天之前连脏话都没说过,又哪里会说什么下贱的话?她只能把林致远

    侮辱她的词语里选几个来讨好他,她无师自通的摇晃起那雪白的大屁股,嘴里艰

    涩的说道:「请主人操母狗的骚逼,母狗的贱嘴、骚奶子、骚逼、骚屁眼儿都是

    主人的 玩物,只要主人喜欢,可以完全不顾及母狗,尽情的把玩,不不不,是尽

    情的……操。」

    说着从来没说过的下贱话,颜霜的脸像是火烧般红透了,她只感觉一生中最

    屈辱的话都在今天说尽了,只是这从未试过的淫词浪语却让她的身体产生了从未

    有过的巨大快感,一滴滴花蜜凝结在蜜唇 之外,越凝越大,直至滴落在水中,与

    地上的温水融为一体。

    林致远看着眼前诱人的景色,胯下完全鼓胀起来,他迫不及待的解开裤子的

    束缚,让他远超常人的阳具呼吸到外面的空气。

    粉润的嫩肉被自己的主人分开,从未见过阳光的小穴,就这么暴露在一个大

    男人的眼前。硕大的龟头顶在花蕊上,娇嫩的软肉如同含羞草般回缩,林致远感

    觉就像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吮自己的龟头一般。

    「呃~」他畅快的呻吟一声,龟头却毫不留情的顶开软肉,闯进这从未有人

    光临过的桃源秘境里去。

    「啊—疼啊!主人饶命,小母狗不要了,主人饶命啊。」颜霜感觉下体好像

    撕裂开了一般,过于硕大的肉棒,让颜霜根本承受不住,只是她虽在求饶,但是

    双手仍在扒着阴唇没有放开。

    林致远只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极其狭窄的小空间里,四面八方的挤压

    感是他从未体验过的,不论是黄莺,还是左 诗晴,乃至于让她魂牵梦萦的闻雪盈

    ,都没有颜霜的小逼来的紧窄。只是他刚体验了没多久,耳边就传来颜霜的讨饶

    声。

    他低头一看,见她仍扒着阴唇,摇晃着雪臀,不禁笑了,抬手拍了一下她的

    屁股,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后道:「你这骚蹄子,嘴里喊着不要,骚逼却还在迎

    合,到底受不受的了啊。」

    「人家不想让主人不开心嘛。」颜霜都着嘴委屈道。

    看着颜霜这幅可爱的的模样,林致远又是情不自禁的向前一挺,惹得她又是

    一声痛叫。

    丝丝鲜血顺着林致远的肉棒流出,那殷红的鲜血,代表着颜霜这么多年来的

    守身如玉。

    颜霜的泪水忍不住落下,为自己之前的坚守,也为自己能将处女留给主人而

    感到骄傲。

    林致远以为她是痛得落泪,连忙停下动作,柔声安慰道:「没事的,不要紧

    的,第一次都是很疼的,马上你就会舒服了。」

    之前如果有人告诉林致远,他会安慰女人,林致远只怕会笑的晕倒,可是今

    天那绝不应该出自他口的温言,化作一股股暖流,流到了颜霜的心底。

    渐渐的,颜霜开始适应了林致远巨大的肉棒,她轻声道:「主人,您可以…

    …可以动了。」

    林致远看她那双水润的大眼睛满是渴求,腰肢快速摇摆起来,颜霜的花径既

    长且窄,非得林致远这样的大鸡巴才能满足,而且这种形状的阴道一经满足,寻

    常的阳具根本不能再挑起她的快感,可以说这一辈子,只有林致远能满足颜霜。

    「啊……主人你……嗷嗷……你好厉害……母狗……母狗要早知道……早知

    道这么爽……小母狗……嗯嗯啊……早就掰开……掰开骚逼……啊……掰开骚逼

    ……让主人……让主人操了。」颜霜第一次体会到这样强烈的快感,她爽的发抖

    ,身体也摇个不停,不得不将扒着小穴的双手放下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可是即便如此,她仍在不停的摇摆屁股,想要让林致远插得更深。

    林致远自然不会示弱,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上,开始了又一轮猛烈的冲刺。那

    紧窄逼仄的小穴里,无数温暖的液体不知道从哪里涌了出来,将他的大鸡巴紧紧

    包裹,那水流不断冲刷着林致远的龟头,让他感觉快要射了。

    他连忙紧锁精关,放慢抽插的速度,来缓解激烈的快感。

    只是他这一停下来,却让颜霜误会了,以为他要拔出去。

    她连忙双手撑地,两条腿蓦然在半空中伸直,然后夹住林致远的熊腰,同时

    双腿发力,整个腾空而起,贴在林致远的身上,双手向后环住他的脖子。

    颜霜就这么像一个树懒一样反吊在林致远的身上,如果不是林致远天生力气

    极大,这一下怕是要一下子跌倒在地。

    在做着这些高难度动作的同时,颜霜口中还快速的说道:「主人你别走,小

    母狗还想要更多……啊……我还要……嗯……主人……主人再给我……嗷嗷……

    再深点。」

    而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这整个过程中,颜霜的小穴都紧紧的夹着林致远的

    肉棒,不曾滑落。

    「小骚货,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主人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林致远扶住颜

    霜不盈一握的纤腰,胯下的肉棒更加火热坚挺。

    颜霜感觉到肉洞里自己主人实际的反应,展颜一笑,身子如同水蛇般起舞,

    不停的吞吐著林致远的肉棒,同时嘴里还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

    「啊,爽啊……主人……我还要更深……啊……更深!」每一次落下,颜霜

    肥厚圆实的大屁股击打在林致远强壮结实的小腹上,都会发出一声淫靡的声音。

    随着速度的加快,安静的浴室里面响起一连串的「啪啪啪」的声音。

    林致远一手扶着颜霜的纤腰,另一只手则攀上颜霜那丰满挺拔的肥硕巨乳上

    。又软又滑的乳肉如同流脂在他粗糙的大手里流转,指缝间溢出的莹白,在暗夜

    里散发著诱人的光芒。

    「你个小骚货,真他妈的骚,老子就喜欢你这个骚劲儿,明天老子要在你的

    办公室操你。一边操你,一边让你看企划,看不起老子的企划案?操死你个骚逼

    !」这样的情景更加刺激到了林致远,他暴虐的开始揉捏起手里的大奶子,身体

    也开始快速的耸动起来,他的心理和肉体都陷入了莫名的兴奋当中。

    「啊……明天主人坐在……啊……坐在椅子上……嗯……小母……小母狗就

    躲在……哦……躲在桌子底下……底下……啊……给主人……主人吃鸡巴……啊

    ……主人……啊……再深点!」颜霜听到他的话,立刻迎合道。想到那个情景,

    颜霜差点就达到高潮。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林致远再也忍不住喷洒出了自己精华,滚滚白浆将颜霜

    的每一丝皱褶填满。

    「啊……好热……好烫……主人啊…… 啊啊啊……尿了……我要尿了。」颜

    霜被精液一冲,花心紧缩,身子高高挺起,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大股

    阴精自花心深处喷洒出来,淋在林致远半软的阳具上面。

    高潮过后,颜霜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无力的倚靠在林致远的怀里,静静地享

    受着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余韵。

    看着瘫倒在自己怀里的颜霜双颊绯红,双眼迷离,那被自己顶的微微隆起的

    小腹,他软下去的肉棒再次雄立起来。

    瘫软下去的颜霜感觉到体内的小主人雄风再起,顿时打了一个哆嗦,忍不住

    开始求饶道:「主人,小母狗受不了了,您饶过小母狗这一回吧。」

    林致远看着哀求的颜霜,哑然失笑道:「刚才是哪个骚货一直叫嚣着还要,

    再深点什么的,现在怎么知道求饶了?」

    颜霜可怜巴巴的看着林致远道:「如果主人真的想要,不用怜惜霜儿,主人

    的舒服比霜儿更重要。」

    林致远看着颜霜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下一软,摸了摸她先被热水烫伤,又被

    自己开苞的红肿肉穴,放弃了梅开二度的想法。

    「好了,主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今天就让你的小穴逃过一劫吧。只是你小

    嘴的处,主人今天也要收下。」林致远一拍颜霜的屁股道。

    颜霜听了这话,开心的点了点头,主人肯怜惜她,让她感动非常。她心中那

    种难以言喻的感动,就像是第一次收到父亲送的礼物一般,甚至还要胜过那时候

    的感动。

    因为那时候还是小孩,现在的她是一个已经成熟的成年人了,更懂得感恩与

    回馈。

    她微微抬起自己美丽的丰臀,放开那个再度雄起的坏家伙儿,身子滑到地上

    ,深情的亲吻了一下林致远的龟头,然后伸出手指轻点了一下,笑道:「这可是

    霜儿的初吻呢,就先给了你这个坏家伙儿了。」

    雍容华贵的大美女跪在地上,将初吻献给自己丑陋狰狞的肉棒,火热的 欲望

    再次袭上脑海,胯下挺立的鸡巴也跳了一跳,让他感觉到胀得生疼。

    颜霜看这个坏家伙儿越来越精神,更是笑靥如花,她尽可能的张开自己的樱

    桃小嘴,将眼前这个还沾着自己处女之血和淫液的大鸡巴含到嘴里。

    只是林致远的鸡巴太大了,仅仅含到一半,她就感觉火热的龟头顶在自己的

    喉头软肉之上,弄得自己呼吸困难。

    但是她感激主人对她的恩情,她仍旧用力吞咽,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将林致

    远的大鸡巴又含进去一截。

    林致远惊讶的看着无师自通的颜霜努力的为自己做着深喉运动,紧窄的食道

    将自己的龟头挤压,那快感丝毫不逊色于抽插小穴,甚至心里的快感犹有胜之。

    毕竟一个身材、样貌、事业同样出众的美女用她高贵的小嘴卑微的为自己含

    着尿尿的地方。尤其是这张嘴在今天早上还在训斥你,还在吐露着优雅的语言,

    说着一个公司未来的规划,决定着上千人的喜怒哀乐。

    那种快感,绝非言语所能描述,那种快感绝非笔墨所能表达。

    精虫上脑的林致远抱着颜霜的脑袋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就射出了自己今天的

    第二发精液,直接就射到了颜霜的嘴里面。

    颜霜感觉炙热的精液滑过食道,直接落在自己的胃袋里面去,感受着自己主

    人驰骋的雄姿,她落下了感动的泪水。温热的泪水滑过脸颊,落在了那根给她快

    乐的大肉棒上。

    林致远感觉到两滴温热的液体落在自己的鸡巴上,这才缓缓回过神来,看着

    流泪的颜霜,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愧疚。

    她此时俏脸通红,双眼翻白,两颊一缩一缩的,显然快要窒息了,而那两滴

    泪水更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滴在了林致远久旷的心田。

    他拔出鸡巴,一道晶莹的丝线在小嘴和肉棒之间延伸,既闪亮,又淫荡。

    「没事吧,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林致远手指穿过颜霜的秀发,缓缓抚摸道

    。

    「咳咳咳!」颜霜一阵咳嗽,好久才缓过来,她一缓过来,就急忙摇头,用

    她嘶哑的声音道:「不……咳咳……主人您让我……咳……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

    温暖,我想永远做您的爱奴。 老公,我爱你!」

    说到最后,她抱着林致远的大腿,俏脸缓缓的在鸡巴上移动,只是在她又亲

    了一口林致远疲软的鸡巴后,忽然脸色大变。

    她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她颤抖的道:「主人……主人,对不起,小母狗没

    规矩了,请您千万不要丢下小母狗,小母狗给您磕头了。」

    说着,颜霜就开始「砰砰砰」的在地上磕头,不一会儿,额头就变的红肿异

    常,可见她有多用力。

    林致远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把抓起她,问道:「怎么了,你倒把主

    人我弄糊涂了。」

    「主人……主人说过,只要小母狗叫错一次,就不要小母狗了,刚才小母狗

    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叫主人 老公,小母狗知错了,求主人不要丢下小母狗,

    呜呜呜呜。」颜霜惊慌失措,痛哭流涕道。

    林致远一听这个哈哈大笑,在她红肿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道:「小母狗这么

    乖,主人怎么舍得丢弃你呢?想叫 老公,那你就叫吧,主人允许了。」

    「真的吗?主人…… 老公?」颜霜缩在林致远的怀里,试探性的叫道。

    「哎,我的好霜儿。」林致远大声答应道。

    「呜呜,谢谢主人,谢谢 老公,霜儿好爱你。」颜霜又陷入了自己营造出来

    的畸形感动之中了。

    与此同时,林致远感觉身体内的那 五十四张风流牌也消失了一张,那一张风

    流牌化作了一个光点钻入了颜霜的身体。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颜霜小穴的上方,浮现了一张纸牌形状的纹理,那是一

    张红桃2。

    同时,林致远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深处也发生了一些不可名状的变化,关于这

    意外得来的 五十四张风流牌,也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