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自在逍遥

【自在逍遥】 第四章 母子共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 曜末

    字数:8858

    2020/03/05

    第四章

    崔心身上的伤势是自己弄的,都是些看着吓人的皮外伤。请记住邮箱:ltxsba@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苦肉计虽然老套,可对自己的母亲了林曼儿非常有用。

    医馆的大夫们稳定住伤势后,崔心就被林曼儿崔家一行人护送回了崔府中。

    月上树梢崔心在自己卧室中「苏醒」过来,林曼儿一刻都未曾离开,见的苏醒又是一番检查。

    良久屋内剩下母子二人,崔心望着母亲那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样子。

    「娘,心儿这几日离家出走,一定让娘担心坏了吧,娘你都有黑眼圈了。」

    林曼儿听的儿子关心自己的话,本还有面对儿子清醒后的不知所措,也平静下来。

    「心儿你还有闲心关心娘,你也不看看你这次离家差点就没了性命了,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那么冲动知道吗。」

    正呵斥儿子的林曼儿,看着崔心脸上那羞愧难当无地自容的表情,语气也缓和下来。

    「哎,心儿娘害怕啊,好不 容易十几年下来你终于健康了,却因为那些事情害的你离家导致你伤的如此严重,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曼儿真的不知该如何处理儿子那禁忌的感情,严厉了怕儿子又冲动做出让她后悔莫及的事情,妥协吧可自己是他的亲娘啊有怎么能呢?

    崔心也知道母亲林曼儿内心的纠结,面上挂着羞愧和解脱之情:「娘,心儿知道自己爱娘,会让娘很纠结很难受,可娘!心儿忍不了啊!」

    「心儿从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爱着娘了,我这么爱这娘会让娘无法处理,所以我就忍一年一年将对娘的爱意压在心底。」

    「但压住的感情总有爆发的那一天,在心儿恢复健康后那份情就再也压不住了,娘心儿真的好爱好爱你啊!」

    儿子那深情的告白,在林曼儿脑中回荡着,复杂的情绪和现实的考量让她沉默许久。

    「心儿,娘是你的亲人是不可能满足你那种感情的,不过娘会帮助你解除这份不正常的感情。」

    崔心坚定不移着:「娘,我爱你绝对不是什么不正常的感情也不需要解除。」

    「我们可是母子,乱了伦理的事情肯定是不正常的。」

    林曼儿对儿子那禁忌之情的看法,无奈之余火气也上心头来。

    强逼林曼儿还不到火候,崔心也放缓了攻势:「娘,这次出走我也想明白了,我对娘的爱不会改变,娘可以不接受我这爱,心儿只求回到和原来一样亲密的关系好吗?」

    林曼儿也不愿在那禁忌之情中深究,儿子已经转移话题给了台阶,她也就顺着下来了。

    「心儿当然没问题只是母子之爱,娘怎么舍得放弃呀。」

    「那娘不要在提男女之防了好吗?回到我们母子二人赤诚相待的时候好吗?」

    林曼儿犹豫了,又陷入纠结状态。

    崔心接着补充:「娘心儿知道自己做了 大逆不道的事情,娘不会在信任心儿了,心儿接受这事实就是了。」

    说完扭过头去崔心不在面对林曼儿,儿子情绪又激动起来,林曼儿不在犹豫:「心儿娘答应你就是,只是心儿你能答应娘慢慢克服对娘的禁忌之情吗?」

    回过身崔心深情注视着林曼儿斩钉截铁道:「娘心儿对娘的心意海枯石烂永远也不会改变!」

    儿子的回答让林曼儿脑袋有些晕,复杂情绪酝酿着不知该怎么走下一步,好在崔心话风一转。

    「不过娘不喜欢心儿对娘的这份爱意,心儿也不愿让娘心烦纠结痛苦,只要娘你不答应心儿就不会越雷池半步,请娘也不要想纠正孩儿对你的爱意好吗?」

    这是要各退一步呀,但不纠正心儿那禁忌的爱意无视真的好吗,可也不能紧逼心儿,目前这样也好。

    「心儿你真的能保证行动上不超出母子的身份?」

    母亲林曼儿已经开始妥协,崔心那有不从之理:「娘心儿保证不会有超出母子身份的动作,娘心儿只要不超出母子间亲密的行为娘也不要拒绝好吗?」

    望着儿子脸上的期待欢喜的模样,林曼儿也无法拒绝点着头:「心儿只要你保证不逾越,娘自然不会拒绝和心儿亲近的机会。」

    见的母亲林曼儿答应,崔心也放下心了,坚硬果决的表情消失,柔软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

    「娘心儿被那野兽围攻时好怕,满脑子都是再也见不到娘的害怕,还好还好心儿活下来又见到娘了。」

    眼看儿子泪流不止叙说着这几天遭受的苦难,和几日对自己的思念之情,那禁忌之情所造的隔阂在儿子的哭声中也化解许多。

    取出怀中的丝巾,将崔心脸上滚落的泪珠擦干,林曼儿安稳着:「心儿不哭了不哭了,娘在不怕不怕了。」

    崔心作势要起身抱住林曼儿,刚打好的绷带渗出血迹来。

    「心儿不要用力了快点躺下去,伤口要裂开了。」

    可崔心不依不饶的起身忍着伤口裂开的疼痛抱住林曼儿:「娘你答应我的不会拒绝母子之间的亲密。」

    被抱住的林曼儿,也不敢用力双手扶着崔心没有伤势的肩部支撑着他的身子。

    「娘答应是答应了,可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伤,快点躺下。」

    「娘让心儿抱一会,在娘怀里太舒服了。」

    「在不松手娘就要生气了,等你伤养好了想怎么抱就怎么抱。」

    崔心这才从母亲温软香玉的怀中松开手,林曼儿心疼的看着绷带上的点点血迹。

    「娘没事的,心儿有娘的关心伤口一定很快就会愈合的。」

    整理被褥让崔心躺着更舒服的林曼儿听着摇头苦笑:「心儿要是你能听娘的话伤口就自然会好的快了,可是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娘!心儿可最听娘的话了。」

    「那心儿改掉对娘的禁忌感情好吗。」

    崔心满脸不可思议:「娘不是答应不在纠正心儿这份爱意吗!除了这件事情心儿都听娘的话。」

    「那你要好好养伤不准再用力让伤口裂开了,知道吗。」

    「好的娘,心儿一定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再和娘亲近。」

    到时候心儿要是又逾越我有应该怎么办?算了一切等心儿伤势好了再说吧。

    「好,心儿安心养伤吧。」

    几天后,期间崔心的父亲崔元风也查账完回到崔府,得知崔心因和林曼儿吵架一气下离家出走身受重伤。

    将母子二人好好说了一顿,让崔心以后遇事不要冲动要谨慎否则以后做生意怎么办,对林曼儿道要用合适的语言语气和崔心交流。

    儿子已经不小了这年岁正是和父母管教最冲突的时候,要双方都有克制要互相体谅。

    讲着大道理的崔元风只知道母子二人争吵却不知其内容,林曼儿也无法说出口,惹得父子相争家不是家。

    崔心更不会说出实话,老老实实接受教导,家中一副孝子慈父的 画面。

    崔心屋内,本就是些皮外伤在几天灵气药物治疗下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林曼儿还是不怎么相信:「心儿你的伤真的好了吗?」

    「当然是真的了娘,你看我这么滚都没事,可以拆绷带了。」

    崔心在床上滚着,林曼儿吓了一跳的制止了他:「等着我找徐大夫来。」

    这些日子,崔家少爷崔心先是好了心病后离家身受重伤,现在不过几天时间就说伤好了要自己检查,真是奇怪事情都扎堆了。更多小说 ltxsba.xyz

    徐大夫拆开绷带那伤口果然愈合,啧啧称奇:「老夫从未见过受了如此重伤,短短几日就恢复的人,公子正是奇哉奇哉。」

    「哈哈,娘你看我就是好了吧。」

    林曼儿看着伤口的位置愈合如初,除了那愈合新肉颜色过于白嫩和周围肌肤格格不入,就似没有受伤一样。

    这确实很奇怪,那伤居然好的那么快,不过心儿伤好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论怎么样,儿子早点恢复肯定是最好的林曼儿也放心的笑了。

    送走徐大夫,崔心迫不及待的就像和母亲好好亲近一番,面对走来的儿子林曼儿心中打定主意儿子不逾越就行了。

    母亲没有抗拒崔心的熊抱,崔心也没有使坏,母子二人就这么静静的拥抱了会。

    「娘忘记以前发生的不快,从现在我们母子重新开始吧。」

    林曼儿听着话嘴角上扬:「什么重新开始,你被娘生下来就是我的儿子,怎么能重新开始。」

    「我不是怕娘心里还有疙瘩吗,只要娘不对心儿有意见就好。」

    摸着儿子的头,林曼儿也希望这是一个新的更好的开始,也是自己更加了解自己孩子的开始。

    「放心吧娘还没那么小心眼,心儿可是娘的孩子娘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两人说了些知心话,一切就如回到事情还没发生之前,直到崔心说出。

    「娘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我要和心儿一起沐浴呀。」

    儿子还没表露对自己爱意时,确实答应过他只是这时问出来,难道要……

    「嗯,娘是答应过。」林曼儿呢喃细语的回到。

    「那娘你看我这一身药味臭味,是不是应该好好洗一洗。」

    外伤肯定是沾不得水的,几日下来崔心身上确是一股怪味。

    林曼儿却从未嫌弃崔心身上的气味,但话中的意思也听明白了,儿子是想让她帮着洗和以前一样。

    虽嘴上已经答应回到从前,但事情毕竟发生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在洗浴的场合下母子二人太过暧昧,能避就避吧。

    「那心儿娘去安排丫鬟烧水。」

    见林曼儿找理由要溜,崔心可不愿意拉住林曼儿的手:「娘我想让你给我洗,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吗?」

    儿子那清澈眼眸里的期待,在林曼儿拒绝后随时会变成绝望,林曼儿看出来了低下眸子微微叹息:「娘知道娘陪心儿洗,记得不准逾越!」

    母亲林曼儿最后的警告太没有威胁度:「当然了娘心儿也答应过你的,对了这次是和娘共浴想必娘早就准备好适合的浴桶了吧。」

    上一次儿子提起想和她一起沐浴后,林曼儿就吩咐工匠做了足够大的浴桶,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嗯娘准备好了,记住了不准逾越!」

    反复提醒更能提现林曼儿心中底气不足。

    一会浴室内林曼儿又一次为崔心脱起了衣服,只是这一次每一步都似要千斤之力,慢之有慢。

    到了底裤林曼儿停下了了双手,那根让人心发颤的肉棒巨龙就藏在里面,想必还是未勃起的花生大小。

    可林曼儿还是失去了力气,脱不下那底裤没有勇气去直视那让自己曾经发情的东西。

    母亲呆在那里,崔心等着她自己想通,可左等右等还呆在那里,啧革命尚未成功仍需努力啊。

    自己就将底裤脱了下去,可爱的小鸡鸡就展示在林曼儿面前,小鸡鸡没有丝毫能激起 人性欲的模样。

    但林曼儿清楚的看见它从小变大的全景,俏脸微红的站起来就要把崔心往浴桶里送。

    「等等,娘你还没脱呢?娘你都帮心儿脱了,理应让心儿帮你脱吧。」

    林曼儿怎么能答应,边把崔心送入浴桶边说:「心儿娘自己宽衣就行了,你已经脱光了快点进热水里,小心感冒了。」

    见母亲快速迅捷将自己放入浴桶就回到屏风后,遮的是严严实实影子都看不见,不过迟早都要进浴桶和自己一起洗也不差这么一会。

    随后崔心看着虽脱去衣服,却穿上一身古怪白巾将自己裹的只露出半个胳膊小腿和脑袋的林曼儿。

    「娘我们是洗澡不是游泳啊。」

    「心儿这是浴巾娘裹着它入浴有问题吗。」

    浴巾不就是一张布吗,可谁家浴巾能穿身上的。

    「好娘裹着浴巾就裹吧,快点入浴外面冷。」

    就这么崔心在浴桶这头,林曼儿在浴桶那头脚都没有触碰到一起,四目相对。

    「咳娘我们这是洗浴不是泡温泉,要不我先帮你洗?」

    崔心正靠向母亲,被林曼儿提前出动把他转了一面背对林曼儿:「还是娘先帮心儿洗吧。」

    「嗯也好等会心儿洗干净了,再帮娘洗。」

    林曼儿也不搭话,手上裹着毛巾在崔心身上搓着,对崔心下体的位置视而不见,从头到尾就没挨过那里。

    一会停下手来林曼儿:「好了心儿洗完了,我们准备出浴吧。」

    那跟那啊?自己下体还没有洗,也还没有帮母亲洗,怎么可能结束。

    「娘你还没有给心儿洗下体呢,心儿也没有孝敬娘给娘洗呢,怎么能出浴!」

    「心儿你也不小了,那里还是自己洗好,娘身上干净的不需要洗了。」

    林曼儿眼睛躲闪着不敢看崔心,瞧这说谎都没经验的母亲,崔心开口:「娘你可是答应心儿回到赤诚相待的,心儿也没有犯错没有逾越,娘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气恼的崔心狠狠的怕打着水面,水花四溅打在林曼儿身上,抬头见儿子目中含泪一副被欺骗的伤心之情。

    哎,罢了都答应儿子了,还搞这些小动作想蒙混过关:「心儿别生气了,娘接着给你洗就是了。」

    崔心依旧不满意,脸色不悦:「那心儿想要给娘洗呢?」

    都在一个浴桶里了,躲是躲不过去了,林曼儿认命的点着头:「心儿想要给娘洗就洗吧,记住了不准逾越!」

    听这话崔心面色才恢复,拍着胸膛:「娘放心吧心儿只会用手触摸娘的肌肤把它们洗干净,其他什么也不会做的。」

    想着身体会被儿子双手触摸,鸡皮疙瘩就起了满身不知是怕还是期待。

    依旧手裹着毛巾林曼儿开始清洗崔心的下体,动作缓慢轻柔,搁着层毛巾感受那蛋袋和小鸡鸡,脑中又浮现它们变大后的样子。

    林曼儿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心中默念不要胡思乱想,这只是很正常的母亲帮儿子洗澡而已。

    终于轮到崔心给母亲林曼儿洗身上了,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母亲,崔心可没爪下手。

    「娘你裹这么严心儿怎么给你洗呀,赶快脱了吧。」

    这层浴巾是林曼儿最后的防线,自己实在不想赤裸和儿子相见:「心儿隔着浴巾搓洗也一样是洗澡。」

    崔心气极反笑:「娘你又耍赖皮,洗浴本就没有裹的这么严实的,心儿都赤裸着让娘洗了,轮到娘就不愿意了,刚刚还说不会伤害心儿,可现在娘你就伤了心儿的心了。」

    如此防范当然是因为儿子对自己身体那不正常的感情了, 可儿子那副伤心的面孔,刚才就是那样子现在又是这样子,难道是装出来的吗?

    儿子也是有前科的,林曼儿早就想到了, 可儿子伤心的模样,不论真假都让她的心如千刀万剐般疼痛。

    「哎,好好心儿娘知道了,娘脱下浴巾,记住了不许逾越。」

    这所有无力的抵抗,就似告诉林曼儿一切都是儿子想要的,可能从自己身体产生的感觉,并不是自愿。

    无论怎么样,崔心看着林曼儿徐徐褪下称作浴巾的衣服,大片雪白的肌肤赤裸出来,林曼儿缩在一起将胸口双腿间芳草萋萋之地藏的滴水不漏。

    崔心也不在逼迫林曼儿,绕到母亲背后一块完全无缺玉背现在崔心眼中。

    双手抚摸起来,接触到母亲时细微的抖动可以知晓林曼儿的紧张。

    细腻光洁的玉背,绝好的触感崔心双手五指张开呈爪状向下滑去。

    长出指头不多的指甲,划在林曼儿的背上舒爽的她气喘的都粗了些。

    双手交叉深入水下,摸到了林曼儿的尾骨边上肥臀的软弹被按在上的手心感知,没有过多贪恋沿着脊骨按摩着向上而去。

    在儿子手伸入水下摸到自己屁股时,林曼儿就想要阻止了,好在儿子没有过多停留就有上去了,那按摩的手法林曼儿生平第一次体会。

    泡在热水中放松的身体被这么一按,劳累烦恼全随着一声舒服的呻吟而去了。

    「啊~」

    母亲在崔心的按摩下发出舒爽的呻吟,崔心并不意外这按摩可是崔心曾经学过最好的手法,全力之下没人能不舒服。

    「娘舒服吧,以后心儿经常给娘按摩好不好呀。」

    林曼儿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有这么高明的按摩手艺,让她如此惬意:「心儿你这按摩手法那里学来的,让娘好舒畅。」

    「嘿嘿,娘道家一些杂书中记载了这个按摩手法,心儿这辈子可是第一次用,也想这辈子就只对娘 一个人用。」

    儿子这本充斥孝意的话语,林曼儿却听出来其中含着对自己的爱意,明着答应不管崔心对自己的情意,暗里林曼儿可不会放弃。

    「心儿娘可不能一直占着心儿,以后你那妻子也要好好享受你这按摩手艺。」

    「有娘在心儿可不想娶什么媳妇了。」

    「胡说,崔家就你一个继承人了怎么能不娶妻呢。」

    「是是,娘教训的是。」

    崔心和母亲聊着天手已经爬上肩头,边按边顺着滑到林曼儿的玉臂上。

    看着儿子的手攀在自己胳膊上,按摩舒服放松下抱住胸口的双臂放松,半个美乳都漏了出来,好在儿子在背后看不见。

    重新将那美乳覆盖在臂膀下,崔心上身贴在了林曼儿背上,肌肉紧绷的紧张从林曼儿身上传来。

    「娘,我要按摩按摩你的胳膊,你也别抱在胸口了,反正我在后背什么都看不见。」

    温暖的热气吹在耳朵上,酥麻感传到脑中,林曼儿泡在热水被按摩半天红透的脸上多了丝媚意。

    「心儿别贴娘这么近,我松手就是了。」

    放开抱住双乳的手臂,两颗巨大丰满的美乳就浮在水面上,上身还没完全脱离母亲的崔心瞧了个遍。

    两点深红的乳头一半在水上一半水下,白腻乳肉随着水波荡漾漂浮。

    林曼儿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巨乳浮在水面可能被儿子看到了,缩回手来抱住双乳。

    「娘也不用全松开,一只手按住另一只让心儿按摩就是。」

    「心儿你刚刚看见了吗?」

    「娘我可是吃那奶长大的,看见了有怎么样,而且是那么美丽的巨乳越看越让心儿喜爱。」

    「心儿!不能逾越!」

    「嘿嘿,娘我实话实说,好好我按摩按摩不说了。」

    林曼儿转过头,半张脸羞恼着银牙紧咬,儿子刚才肯定是在调戏我吧,果然就不应该答应和心儿共浴。

    可是再怎么后悔,也要把这个澡一起洗完了。

    按摩到那芊芊素手,崔心十指反扣来回摩擦,按捏着手心双手向回走到母亲那鹅颈。

    推拿多下向着胸口摸去,林曼儿已经把胸口遮严实了,也就任由儿子在自己美乳边打着转,想找一个缝隙插进去。

    多次无果找不到进入美乳的路线,那双手也急了想强冲,林曼儿自不会让它如愿纷纷挡下。

    「心儿,你答应过娘的不逾越,忘了?」

    「娘,心儿当然没忘了只是心儿想按摩娘的美乳,这算什么逾越的事情吗?」

    「这当然算是逾越的事情,还有别用那种词形容那里」

    「娘我按摩娘的胸,有什么逾越的?这只是心儿想孝顺娘让娘舒服,」

    林曼儿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放弃,儿子说是有孝心实际上是淫心也说不定。

    「心儿那里有什么好按摩的,再说那有孩子会摸娘那里的。」

    「娘那个做儿子的小时候不是吃那奶长大的,现在不过是给娘按摩按摩,就那么不情不愿。娘不过是洗浴一场,你就推脱多少回了,答应儿子的话都是假的吗!」

    身后传来儿子生气的吼声,算了都到这地步了就别在掩耳盗铃了,林曼儿缓缓放开抱住胸口的手臂,双乳弹出水面。

    「心儿记住了只是按摩。」

    母亲林曼儿又妥协一步,崔心当然要借着按摩美乳的机会好好挑逗林曼儿久旱的身体,面上可不会这么讲。

    「放心吧娘,心儿只是按摩而已。」

    从母亲腋下穿过,水下托住一手握不住的巨乳,微微用力挤压起来,弹腻乳肉在崔心手里变化万千。

    从巨乳外围崔心一层层推进,阵阵乳浪激的水面涟漪不断,异样的热气从被按摩的胸上传来,林曼儿身体一紧。

    不断推进的双手,在接近乳头时终是能握全,挤奶般崔心上下撸动起来。

    情欲之火忽的变大,林曼儿小腹收缩就要打断崔心手上的动作,崔心却一退手回到了乳肉边缘。

    「娘,你看心儿按摩的舒服吧?」

    燥热的身子开始回凉,浴火未退完林曼儿媚气声着:「嗯,还好吧。」

    「那心儿在好好给娘按按。」

    手向前比上一次更接近乳头,燥热又袭向全身忍不住的林曼儿要打断,崔心总是先一步停手。

    来回几次崔心的手指已经在乳晕上打着转了,一点点情欲的积累,林曼儿早就吐气如兰媚眼如丝。

    指甲不经意的划在挺立起的乳头上,敏感处传回的快感是几倍的林曼儿呻吟出声。

    「哦~」

    下体淫肉的汁水好在是水中,不然早就流的到处都是,身体快感快到达高潮,林曼儿也对自己的敏感无奈,不敢再让儿子继续按摩下去了。

    「心儿,娘觉得洗的可以了,就到这里吧。」

    母亲的浴火是崔心一手挑起来的,也知道林曼儿害怕又一次被自己弄高潮,不过放心你想高潮可不是时候。

    「娘你不要着急吗,还有一半没有洗呢。」

    说着手指就夹住坚挺的乳头狠狠夹拔起来,十数倍的快感从中传来,朝着下体小穴就要汹涌而出。

    可那通道忽的消失了,激荡的浴火在体内翻滚,泄不出的快感让林曼儿不上不下难受极了。

    崔心憋的脸涨红,神魂死死的压住母亲那情欲不让发泄,气都憋无可憋了才压住。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母亲的浴火可真夸张,差点没有压制住。

    「娘我要到你面前清洗你的下身了。」

    体内找不到出口的浴火,让林曼儿脑袋发昏也没有争论,任由崔心走到面前。

    林曼儿双臂微微张开,巨乳上红葡萄般的蓓蕾在崔心挑逗下,越发肿大亮丽。

    雪白丰腴无赘肉的身子崔心可算是好好欣赏一次,美中不足的是双腿牢牢夹紧,水波下只能看到几根调皮弯曲的阴毛漏出头来。

    脑中稍微清醒的林曼儿见儿子到了面前,自己袒胸露乳的模样急忙缩成一团。

    「娘,心儿摸也摸了看还不能看呀。」

    「这,心儿娘挡住舒坦。」

    情欲熏陶下林曼儿妩媚可爱风采非凡,崔心也不多争辩,抓起母亲的霜足。

    根根葱白如嫩芽的玉指镶嵌在足弓如月的香脚上,光洁透滑的脚底中婴儿肌肤般的脚心,在崔心摩擦下酥痒传去林曼儿。

    脚被抓出水面夹住的双腿也露出了破绽,阴唇轻开的小穴透出气来。

    林曼儿伸出去挡下体胸口巨乳又浮出水面,两头不能兼顾只好放弃美乳任由其满足崔心眼目,遮蔽好最后的防线。

    「心儿你怎么把娘的脚突然拉出来了。」

    「娘,我要清洗娘的下身吗我不是说了吗。」

    抓着自己脚的儿子人畜无害的模样,眼角偷摸着望着儿子的下体,看着未曾勃起的肉棒,林曼儿不由松了口气。

    「那你就好好洗吧。」

    手中把玩着香脚,眼睛却直盯着无遮拦的美乳,林曼儿也知道儿子看着自己胸口,无法遮挡的她只得盯着水面不看崔心。

    奶子看够了崔心好好爱抚起手中美物,崔心的手只比那脚稍小一点,手心对脚心按压着穴位,最初是疼痛感,慢慢越发舒适林曼儿不知道,崔心按摩时忍住多大吞舔香脚的 欲望。

    双腿被夹在崔心腋下,林曼儿被分开双腿只有双手挡在阴部,有魔力的双手从笔直圆润的玉腿,自小腿盘绕而上。

    才平息不久的浴火,又有了薪柴燃烧起来,林曼儿被挡住的阴部下,两片肥美阴唇扭动开合着,双脚十指紧扣绷紧的玉腿,丰腴美肉下坚硬肌肉彰显无疑。

    母子二人越发接近,巨乳上膨胀的乳头离崔心的胸膛不过一指远而已。

    崔心俯身的话,不仅胸能贴住美乳,连那肉棒也可挨到仅隔一手的阴部。

    手已经越过大腿根部,肥翘臀下半被抓在手里,丝丝热流从林曼儿手中缝隙流到崔心肉棒上。

    如此暧昧姿势林曼儿也忍无可忍,可手不能松开推走儿子,胸靠上去撞走也不像话,只能开口。

    春水欲情满溢而出,林曼儿娇媚无比:「心儿够了不能在洗下去了。」

    「娘,还有一处心儿还没有洗呢,你把手放开洗完我们就能出去了。」

    身上所有地方被儿子看到摸到都能找到母子之间正常的理由,除了那污秽羞人之地绝对不能被儿子看去抚摸。

    「不行心儿那里绝对不行,不能逾越心儿不是答应娘了吗。」

    「娘,我是娘身上的肉掉下来的,就是从这里掉出来的,不过是清洗而已没什么逾越的。」

    「不行就是不行。」

    林曼儿也不想在拖下去了,抽出被夹住的双腿就要起身离开,可腿上却没了力气怎么也起不来身。

    早在按摩脚底时,崔心就用灵力封住穴位,让母亲林曼儿无力逃走。

    「嘿嘿,娘心儿按摩很舒服的,只是很正常的母子交流,你不用想太多了。」

    还没想通为什么腿用不上力,林曼儿就将心思回到阴部保卫战了,崔心左进右突也打不开盖住阴部母亲的手。

    转变思路向下扎去,坐在浴桶上了曼儿的屁股几根手指钻了进去。

    肥臀中的缝隙,阴毛摩擦手指的触感穿来:「娘你怎么屁股缝里都有毛啊?为什么心儿这里是光秃秃的一片。」

    被摸到那羞人的地方,儿子还满脸天真好奇的问着她,带着哭腔林曼儿委屈着:「心儿快点把手拿出来,那里脏啊!」

    「娘脏就对了,我们来这里不就是清洗污秽的吗。」

    那里除了自己谁都没有碰过,连丈夫崔元风都没,是全身最敏感的几个地方之一,剧烈快感传出腰情不自禁扭到起来,摩擦起那儿子的手指来。

    「娘,你不要乱动啊,心儿都洗不好了。」

    儿子的话吓的林曼儿红透的面色也消了一大片,自己刚刚居然摩擦起儿子的手指来,我真的是那么淫荡的女人吗。

    被自己下意识动作惊的心神不稳时,崔心手指已经触摸到一圈圆圆的褶皱,这就是菊蕾了吧。

    指头勾起一点点手指突破菊蕾进入其中,虽只是一点点,早就突破极限的浴火冲了出去。

    在被儿子触摸突破菊蕾时,火热清凉无法形容的快乐再也忍不住的喷发而出,林曼儿嘴中高亢的叫出声来。

    崔心可不想这时候让母亲高潮,还差最后一步阴部还未打开还不到时候,想要压制住那火山爆发般的快感。

    就这样林曼儿整个下身都在剧烈收缩想喷出什么东西,却也只是干收缩浴火到门口被崔心一脚踢回去了。

    那菊蕾也收缩吸得崔心的手指有些发麻,巨大浴火泄不出身体,林曼儿痛苦有快乐。

    无处发泄的浴火竟冲破崔心封住的穴道,林曼儿一跃从浴桶中跳了出去,跌跌跄跄几下才稳住身子。

    「娘,还没洗完呢。」

    林曼儿可不敢在呆下去了,差一点就又被儿子搞到高潮了,不在犹豫。

    「心儿娘洗够了,先走了。」

    不等崔心回话,换好衣服就离开浴室。

    没料到母亲浴火竟如此之大能突破封锁的穴道,崔心有些计划没有完成的失落。

    旋即就想到母亲那浴火可是还没有泄出来,她这么急着走了,怕不是自慰去了吧。

    算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反正娘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急忙回到自己卧室的林曼儿也察觉到自己身体的燥热,服用清心降火的药还是毫无作用。

    练起武功来要发泄出去,越练那股无名之火烧的越是盛大。

    林曼儿见这些平时发泄的方法都没用,想找到自己丈夫崔元风解决这问题。

    可这是大白天怎么能白日宣淫,再者丈夫那身体已经许久没和自己行过房事了,找来真的有用吗?

    无可奈何下林曼儿伸出手到阴部,开始自己第一次的手淫。

    手指刚碰触到火热的阴唇,点点淫水珠就喷出,林曼儿身子一阵颤抖。

    越揉那燥热的浴火就越小,下体阴部传来的快感就越舒爽。

    那小豆的阴蒂被林曼儿那么一按,一股热流汹涌而出,林曼儿自慰高潮起来。

    喘着粗气这会应该把那股燥热发现出去了吧,可惜只休息片刻那股燥热又从心底涌出。

    不得已林曼儿只得再一次自慰揉搓起自己的阴唇阴蒂。

    发泄过一次后自慰时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曾经行过性事的 画面。

    然而当脑中浮现出自己儿子那跟肉棒,和今天被儿子按摩舒爽的 画面,正自慰的林曼儿差点就又高潮起来。

    吓的停下手来,林曼儿不敢相信自慰的自己,居然想着儿子来自慰。

    心底燥热也被不伦的情感惊吓的消散很多,我怎么会想着儿子自慰呢?

    难道我就这么淫荡吗?上一次摸着儿子的肉棒高潮了,这一次和儿子洗浴也差点高潮,连自慰都有想着儿子。

    我该怎么办?趴在床上林曼儿想着自己对儿子的 欲望,和儿子对自己的爱意心神交战不知该如何是好。

    浴火的燥热可还没消失,双腿夹住摩擦起腿来,脑中时不时浮出儿子的模样,停下动作不久又开始摩擦再想起儿子又停下,循环往复。

    淫液欲汁源源不断从林曼儿体内泄出,打湿亵裤打湿外衣打湿床榻,发泄完所有浴火的林曼儿也不收拾高潮后的场面,枕头捂住头哽咽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