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时空狂徒

【时空狂徒】第五章:赎罪淫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 无常书生

    字数:3340

    2020/03/04

    第五章:赎罪淫囚

    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整个城市。龙腾小说 ltxsba@gmail.com

    穿过繁华的中央城区,只见在东郊那一片烂尾楼中,忽然冒出点点的灯光。

    「哇哈!!你这贱人这肛门紧的就像磁石一般,吸的老子阳具真他妈的爽—

    —!怪不得那肥猪这么喜欢操你这里!」

    随着男人发出阵阵夹杂着歇斯底里的叫骂声, 只见倪若身上的蓝色连衣裙

    被扯个稀烂,赤裸着雪白的胴体仰面朝天,四肢大开地被绑在一个椅子上。

    而薛易则将倪若灿那两条雪白的美腿扛在肩上,一边近乎疯狂啃咬着她那雪

    白的纤足,一边将自己的阳具在倪若灿那殷红粉嫩的肛门里来回抽弄着。

    而薛易的双手则毫不客气地把倪若灿胸前那对挂着晶莹水珠,仿佛两颗蜜桃

    版丰白椒乳捏在手里用力把玩着。

    而被奸淫的倪若灿则双臂被反绑,而她的的嘴里还塞着自己连衣裙的碎布,

    根本无法出声。

    于是倪若灿只能一边的甩着乌发呜咽着,一边面带惊恐地挺起自己那雪白稚

    嫩的下体,配合薛易向她胯间的耸动。

    太爽了!真是太爽了!

    对于薛易来说,这种爽快感不只是来自于胯间性欲的释放,更来自于复仇的

    快感!

    自己跟倪若灿结婚三年,每天向公主一样小心伺候着她,可她却是自己如草

    芥,弃之如敝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薛易一边将倪若灿的雪腿抗在肩上肆意抽插,一边用余光瞄了一

    眼旁边的那个胖子。

    只见魏海嘴里塞着白布,手脚被绑躺在地上,就像一口待宰的肥猪。

    而一想到「昨天」这头肥猪竟然也曾像此刻的自己一般肆意奸淫过倪若灿,

    薛易的气就更是不打一处来!

    「妈的!贱人——!」

    薛易大骂一声,扬手啪的一声照着身下倪若灿那张俏脸就痕痕地扇了一巴掌,

    然后一把扯掉她嘴里的布条,捏着她的下巴厉声道:「贱货!我问你!我和那个

    肥猪谁操的你更爽——?!」

    「当、当然是你……阿易,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但我求求你,玩完之后就

    饶了我们吧……」

    望着眼前近乎疯狂的薛易,倪若灿哪还敢说不字,连忙哀声求饶道。

    「哼,欺软怕硬的贱货——!」

    看见倪若灿放荡的样子,薛易顿时更加怒火中烧,伸手一把捏住倪若灿那只

    雪白的右乳,然后张嘴含住粉色的乳头,用力地一口咬了下去!

    「啊——!好痛——!阿易!求你温柔点好吗?」

    乳房吃痛,倪若灿顿时哀嚎一声开口求饶道。

    「闭嘴!那个肥猪咬你奶子你就荡笑配合,我咬你奶子你就喊疼!你这个贱

    人——!」

    倪若灿一听此话,顿时娇躯一抖,一时忘记了乳房上的伤痛,望着眼前的薛

    易一愣道:「阿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老子什么都知道!」

    薛易冷哼一声!然后低头一看倪若灿那雪白的下体上,竟然还拴着魏海给的

    那个钻石阴蒂环,顿时再次怒不可遏。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gmail.com

    只见薛易一把拉住倪若灿胯间的阴蒂环,对着她阴笑道:「你不是要跟我离

    婚吗?好,那就把这个当成分手费好了!」

    说完,只见薛易心下一狠,抬手用力一扯,竟然将阴蒂环直接从倪若灿的下

    体上扯了下来。

    「啊——!」

    随着倪若灿的一声惨叫,她的下体顿时飞溅出了鲜血,而听到倪若灿的惨叫,

    使得薛易复仇的快感更浓。

    「妈的!——我要来了!」

    只听兴奋中薛易大吼一声,将自己那剧烈抖动的阳具抽离了倪若灿那紧致的

    肛门。

    接着,只见他大腿一跨,便骑到了倪若灿那挂着汗珠的小腹上,一边揉捏着

    她那丰嫩雪白椒乳,一边将自己的阳具抵在了倪若灿那因疼痛而惨白的俏脸上。

    「扑哧——!」

    伴随着这声响动,一股炙热的粘稠的液体从薛易的马眼中喷出,直接激打到

    倪若灿的俏脸上——

    一股,两股,三股……

    浓烈的白浆不停击打在倪若灿的脸颊上,直到完全糊住了倪若灿那俏丽的五

    官才彻底停歇……

    ***    ***    ***    ***

    「哗……吱呀。」

    薛易拧上水龙头,抬起湿漉漉的脸庞向面前镜中的自己看去——

    只见镜中自己那原本还算清秀的面容上此刻布满了凶戾之气,看的薛易自己

    都不由的有些恐惧。

    原来这就是复仇之心对人心造成的 扭曲——

    难道自己要变成一个野兽或者是怪物了吗?

    不!是这对狗男女负我在先,我没有错!

    想到这,薛易低头瞄了眼水池边那把自己刚买的闪亮匕首,心下一横,立刻

    拿了起来转身回到了烂尾房的客厅之中。

    只见他大踏步地走到魏海身边,拽着他的脖领将它拎了起来,然后举着匕首

    恶狠狠地说道:「你这肥猪!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能不报!现在我要把你开膛

    破肚!」

    「呜、呜、呜……」

    地上的魏海一听,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忙呜咽着向薛易求饶。

    「不、不、阿易,你不能杀他!他是这一带『典狱长』,杀了他,你会被灭

    门的……」

    就在薛易准备手起刀落的时候,不远处被薛易蹂躏的半死不活,瘫倒在地的

    倪若灿忽然开口哀声道。

    「什么典狱长?哼,没想到死到临头了你居然还在喊这奸夫的外号!」

    薛易闻言转过头来,望着地上的倪若灿恨恨地说道。

    「不!阿易,『典狱长』不是我给他起的爱称,这个魏海是某个庞大黑暗地

    下组织的高层,『典狱长』是他在该组织内部的职位。

    如果你杀了他,这个黑暗组织一定会疯狂报复你,灭你满门!你别忘了,你

    还有一个亲姐姐!」

    倪若灿闻言接着哀求道。

    「黑暗地下组织?」

    薛易闻言一愣,低头地看了看吓得身抖如筛糠的魏海,转头对倪若灿大喝道:

    「你胡说!还黑暗地下组织,你以为这是在美国吗?随便就有黑社会?!」

    「是真的!阿易!不信你去看他随身的挎包,那里面有东西可以证明!」

    倪若灿急切地对薛易大喊道。

    薛易闻言也不做声,将信将疑地拎起魏海身边的皮包打开,将里面的文件抽

    了出来。

    最先引起薛易注意的,是夹在文件中的一张照片。

    照片的主角是一名身穿军装,乌发如瀑的美女军官。

    只见这个女军官拿着一个手枪,单膝跪在一个圆形舞台上, 乌黑的秀发被

    工整的盘在船形军帽里,灵秀的凤目绽放这狐媚的神色,如樱的粉唇翘起一丝冷

    艳却又万分不屑的高傲冷笑。

    再加上一身紧紧包裹着她曼妙身材,带着肩章的军服,以及从短裙下伸出来

    的一双修长洁白的美腿,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是个十足的冷艳绝伦,英气逼人的御

    姐。

    但就 画面整体效果来看,你却丝毫都无法发现她身上的英气——

    只见这位美人女军官确实是穿着军服的,但是胸前衣襟却被她两边各站着的

    一个看似黑社会分子的男人左右扯开了,使她那对丰满坚挺,而又雪白粉嫩的椒

    乳毫无保留,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不但如此,只见她乳尖那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竟然拴着两个带绳的铃铛,而绳

    索的另一头则攥在被她按在身下,似乎已经被她制服的那个光头男人的手里。

    美人军官的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黑色的短裙上到处是花白的 精斑,有的甚至

    顺着她的裙角流进了她雪白的大腿根处。

    美人女军官双膝跨坐在地上那个光头男的腰间,虽然有裙子遮着,但她雪白

    小腿上挂着的那条粉色镂空内裤已经说明现在她的裙底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再加上是从地上那光头男人一脸兴奋的淫贱样,任何成人都知道这是副什么

    照片。

    薛易将照片翻了过来,只见上面打印着几行小字——

    淫囚编号:2033

    淫囚姓名:薛雅婕

    入狱罪名:杀人。(因发生口角枪杀自己男友)

    淫囚刑期:原判有期徒刑25年,因自愿成为淫囚,特减刑为三年。

    「淫囚?什么东西?」

    看完这行小字,薛易顿时不由自主地疑惑道。

    「淫囚就是类似性奴隶的囚犯……」

    不远处赤身裸体躺在地上的倪若灿舒了一口气,忍着下身的疼痛向着薛易解

    释道:「……咱们国家的权贵阶层在 十年前通过运作,秘密通过了一项减刑条款,

    那就是所有在押囚犯,只要自愿成为社会公民的奴隶,无偿地公民服务,补偿他

    们对社会造成的伤害,就可以获得减刑。而其中的淫囚,就是指免费成为政府指

    定人员的性奴隶,为他们提供性服务的囚犯。而这项减刑条例,就是『社会赎罪

    减刑条例』。」

    「赎罪减刑条例?胡说!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有这种条例?」

    薛易闻言又惊又怒道。

    「呵呵,你当然没听说过,因为你不是在押囚犯,而且这个条款只有国家的

    高层权贵们以及囚犯们知道,任何敢对外泄密的人都会被他们用国家机器灭口!

    而这个魏海,就是秘密看押我们这些『淫囚』的『淫囚监狱』的『典狱长』。」

    倪若灿气若游丝地解释道。

    「呵呵,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你以为我会相信……」

    「轰、轰、轰……」

    就在薛易对倪若灿的话嗤之以鼻的时候,忽然听到楼外传来阵阵汽车引擎的

    轰鸣声。

    薛易闻声心下一惊,连忙来到窗前向外探头一看,只见不知何时,门外竟然

    围了一圈的装甲运兵车,而后便是一排排手持重武器的武装人员从运兵车内鱼贯

    而出,转眼间便把烂尾楼围了 。

    「我操!这是什么情况?」

    「啪!啪!啪!」

    薛易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只见三颗催泪弹便顺着烂尾楼的窗框被打了进来,

    于是刹那间整个屋子变蒸腾起了重重的烟雾。

    「咳、咳、咳……」

    催泪弹刺鼻的气味瞬间便把薛易弄的泣涕横流,他知道这下不好,连忙趴在

    地上,勉力地向不远处桌后自己的行李爬了过去。

    「啪——!」

    随着一声脆响,薛易挡在门口用来充当房门的木板被撞开,一队实枪合弹的

    武装人员跑了进来。

    「典狱长!您没事吧?」

    「咳、咳、咳……我没事,那臭小子就在那边,别让他跑了!」

    身后传来魏海的叫骂声,躲在桌后的薛易心知不妙,于是抬手看了看胳膊上

    的手表——00:04

    很好,看来总算赶上了。

    「里面那人快点举手出来,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要不客气了!」

    桌后传来武装人员的爆喝。

    薛易一咬牙,掏出身旁背包里自己下午来时买的防狼电击器,然后举起双手,

    缓缓从桌后站了起来。

    只见魏海已经被松绑,两个武装人员正一左一右的扶着他,而剩下的武装人

    员则无一例外地举着枪对准了薛易。

    「呵呵,刚才看你那么奋力地往桌子那边爬,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原来是拿

    这个东西,你以为就靠这么个电击器就可以击倒我的这些警卫吗?」

    魏海看着薛易,就像在看一块砧板上的肉,满脸阴狠地对他说道。

    「呵呵,不,你错了!我买这个电击器是用来电我自己的!」

    说完,薛易二话不说,打开电击器便向自己左手插了过去!

    「啪兹——!」

    紧接着,随着一声电流声炸响,只见薛易瞬间化成了漫天的黑色飞灰,消失

    在了房间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