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第九章 阿姨帮我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 999hitman

    字数:3736

    2020/02/12

    第九章 阿姨帮我口

    过了几天,孙阿姨兴高采烈地告诉我,物业公司竟然同意她应聘我们的兼职保洁岗位,这栋楼内的其她阿姨也全部被允许打第二份工。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gmail.com

    “闫经理的态度真叫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之前姐妹们同我讲,去求他的时候,那种铁面无私的态度哦,一点点通融的余地也不给的,怎么突然就……”孙阿姨拖地拖了一半,抬头疑惑地望着我。

    她恍然大悟,小声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哪个姐妹举报他跟你们公司行政经理的事情啊!?”

    我笑而不语,举报?向谁举报?证据呢?孙阿姨如何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啊,兼职的事情发生神转折理所应当归功于我,找机会再跟孙阿姨详细解释吧。

    或许绝大多数人认为我偷偷录下闫经理和ray姐的性爱对白,是为了满足某种窥私癖好,或者最大的可能性是为了要挟ray姐。必须承认,我确实有过邪恶的念头,反正ray姐绿了她 老公,并非表里如一的贞洁烈女,而是典型的白莲圣母婊,闫经理可以搞她,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呢?但我首先考量问题是这份录音可以为孙阿姨做点什么,毕竟孙阿姨算我的第一个“炮友”嘛。而组后宫天团一说,呵呵,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

    就在闫经理和ray姐“天台激战”的隔天,我问前台小姐cici要了一份大楼物业工作人员的通讯录,cici好奇地问我拿这玩意儿做什么,我说孙阿姨木有电脑,所以拜托我帮她准备申请兼职的表格,通过邮箱传给物业公司的领导,或许领导良心发现,见她诚意满满,同意她的请求。cici开玩笑地说我这么热心帮助孙阿姨,多半是看上她了。

    这张a4尺寸的纸上印满物业公司全部员工的联系方式,闫经理的邮箱自然也在列。我的计划是将性爱录音通过邮箱传给姓闫的,威胁他批准孙阿姨的兼职请求。但这件事必须做到不露马脚,否则会给孙阿姨和我带来麻烦,一旦被人顺藤摸瓜,别说孙阿姨的饭碗了,连我的饭碗都得砸得稀碎。

    影视剧塑造的黑客往往神通广大,隐身于互联网世界,悄悄利用黑客技术发动网络攻击,盗取账号,植入木马……我等普通人哪有这样的本事啊!但一些常识还是具备的,譬如发这种邮件绝对不能选在自己家中或者办公室,另外,邮箱最好无需实名制,难以追踪。

    我考虑再三,决定利用网吧实施计划,据说网吧的电脑特别安装了某种幽灵系统,重新启动后,痕迹自动消除,对反跟踪而言最为合适。就好比敲诈勒索,犯罪者均选择公共电话打给受害者,傻缺才拿自己手机联系对方呢。

    几年前,我做过一阵子外贸生意,当时心血来潮注册过几个境外电子邮箱,邮箱命名五花八门。这些邮箱荒废多年,竟突然又有了新的用武之地。网吧的公共环境(专业说法应该叫公共ip)和境外匿名邮箱,基本足以化解被姓闫的追根溯源的风险,除非他大动干戈,聘请黑客高手或通过公安机关,但如此一来,闫经理和ray姐的龌龊事显然会曝光于天下,我觉得他如果权衡利弊,这么干的可能性为零。请记住邮箱:ltxsba@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依旧存在一个 容易遗漏的问题,以什么样的口吻和措辞写这封要挟邮件呢?内容言简意赅,要挟的目的直中要害。思来想去,隐藏身份最好的方式,就是模仿某个保洁阿姨的口吻。就像孙阿姨所说的,那些姐妹由于兼职未批对姓闫的意见非常大,貌似谁都有动机啊。

    邮件内容如下:

    姓闫的,如果您还继续坚持不让我们做楼道里其他公司的保洁兼职,我就将这份录音发给你的上级领导,或者发到网上去,将你的丑事曝曝光。

    我想闫经理看完邮件后肯定找机会跟ray姐商量对策,私底下做些简单却徒劳的调查,一封使用境外邮箱,通过公共网吧发送的匿名邮件,他们很难将此事跟我和孙阿姨联系在一起。

    “亲爱的阿姨,你怎么看?”suv在孙阿姨出租屋楼下的泊车位停稳后,我朝副驾驶位置美丽的中年熟妇说道。下班后,换成自己衣服的孙阿姨更显丰腴妩媚,那淡灰色修身外套的衣襟,被胸脯高高顶起,增添了额外的性感。

    孙阿姨一路听完我的叙述,已然惊呆了!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回过神:“是……你做的?我还一直以为是哪个姐妹做的呢。那天你录音的时候,我只以为你单纯好色,原来你想用录音帮我们讨个公道。”

    “那你就理解错了,亲爱的阿姨,我只是帮你而已,顺带给其她阿姨发点福利,嘿嘿!”我笑着说道,感觉自己像个侠客,小露一招即拯救了众多保洁阿姨的生计,“哦,这件事务必保密。另外,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呢!”

    “礼物?!”孙阿姨漂亮的圆眼睛睁得颇大,闪烁期待的光辉。

    “我特地载你回家,除了跟你解释这件事,还有呢,我要送你一件小礼物。”我郑重其事地说道,从后排座椅取了一只设计精美的土豪金纸袋,“亲爱的阿姨,按你的胸部尺码购买的 内衣,36d,我看你总穿健康内裤,像你这么美丽性感的女人,衣柜里没有几套性感 内衣、情趣 内衣,怎么说得过去呢?!”

    孙阿姨满脸通红,激动之余接过我的礼物:“哎呀,浪费钱买这个做什么,阿姨一把年纪了……一定很贵吧!”

    我搂过她已有些许细纹的颈项,吻了吻她的小嘴,唇划过她的红扑扑的脸颊,凑近耳际温柔地说道:“亲爱的阿姨,我不嫌弃你年纪大就行啦!你看,兼职的事情我帮你搞定了,又送你小礼物,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她的呼吸状态有点儿微妙:“嗯……呵……那个还没干净,再等几天好吗?”

    同样,我的心跳加快,却慢悠悠地说出我邪恶的欲求:“我想要你像楚雨桐帮闫经理那样,吃我的大~鸡~巴~!”

    实施要挟计划的动力,很大程度上说,来自我对孙阿姨无穷 无尽的性好奇,她成熟丰腴的身子太吸引我了,还有许许多多值得探究的奥秘,譬如她那对饱含母性的丰乳。以及她蕴含的中年熟妇独有的那种娇媚气质,至少现阶段,她甚至比青春靓丽的cici和表面端庄、内心淫野的ray姐更吸引我。

    “死人头,讨厌……”孙阿姨推开我,“那种事怎么做啊,我从来没有做过的,连我 老公的鸡巴我都……”

    她马上意识到当着我面讨论她 老公的话题显然是个错误:“那个,去我家吗?我儿子这会儿应该在家里,也不方便……”

    我冲她眨眨眼:“亲爱的阿姨,咱们后排滴干活……”

    孙阿姨顺从地紧跟我进入suv的后排座位,她脸颊的红晕惹人喜爱,眉头微皱道:“万一被小区的人看见还怎么做人呐?!”

    “别担心,你趴我腿上挡住鸡巴,谁闲的蛋疼监视小区里面停的汽车啊?摄像头只能拍到前排,后排安全着呢!”其实我泊车时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停车位的后侧种植了大量灌木,将后档玻璃遮得严严实实,宛若天然窗幕。我的suv两侧又各停了一辆轿车,下班时分赶路回家的人居多,隐蔽性还算高。

    我俩分别占了后排座位的左右角。孙阿姨扭捏地脱掉淡灰色外套,身子凑近道:“羞人呢,汽车里面弄还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嘿嘿!”我一手搂过她的腰肢,另一只色手顺势攀向她的丰满。她今天套了件印花白底t恤,衣摆塞入粗布牛仔裤,因此胸部的那圈儿整个勒紧,比平时看着更鼓鼓胀胀,这两团饱满几乎要将薄薄的t恤顶爆,为了掩盖胸罩轮廓的痕迹,才搭配修身款外套。我色手隔着t恤和胸罩揉捏她的大奶子,所及之地,混合软糯和弹性,触感真棒啊!

    “嗯……嗯……抓紧时间……别东摸西摸的……”孙阿姨漂亮脸蛋更红了, 小手探向我的裆部,“啊?没变大么……”

    “亲爱的阿姨,请用你的嘴巴帮他变大吧。”我除了想让孙阿姨帮我口交,还想最后爆发进她的小嘴里。

    她扯开我西裤的拉链,像掏小鸡般拎出我那根尚未充血勃起的黝黑男根,一只 小手捂着口鼻说道:“你们男人一天跑多少次厕所啊,臭鸡巴臭死了,上完厕所为什么不擦呢?!”

    歪理邪说,哪个男人尿完了需要像女人一样拿纸巾擦的?必须承认,车厢里确实弥漫着我肉茎散发出的“男人味”。据说,男女之间寻求配偶时(仅限夫妻,非纯肉体关系),会通过身体的气味锁定另一半,而这种气味就是各自性器官散发出的,如果确认过气味,那就是对的人。

    但孙阿姨嫌弃我的味道,她含混地说着讨厌之类的家乡话,从她随身的黑挎包找出一袋湿巾纸:“先擦干净再说,啧啧……”

    湿巾纸有股柠檬清香,覆盖住我好似扶不上墙的肉茎慢慢地擦拭。冰凉湿滑的感觉压制了我腿档间小小的火苗,但孙阿姨擦拭肉茎就像她平时做保洁一样,认真仔细够力度,拉开外圈皱皮,湿纸巾由龟头开始,途经龟冠和茎杆,最后至囊袋,连周围那些黑毛都没放过,整整清理了两三遍才罢手。轻微的刺激让肉茎的核心脉络生机勃勃,待她忙活完后,肉茎抛弃乏力的模样,皱皮向下翻掀,龟头半软半硬,长势喜人。

    “要么我帮你打飞机吧?”孙阿姨眯眼假笑,试探性地问道。她粗糙生茧的五指姑娘抢先握住肉茎,有意无意地撸了好几下,投机取巧的图谋十分明显。

    “亲爱的阿姨,打飞机玩过了。你第一次吃男人的鸡巴,权当帮你的小嘴开苞,完事了我给你微信发个大红包。”我强忍孙阿姨撸套时的条件反射,让肉茎艰难地保持待机状态,硬任务必须交给她的小嘴去完成。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松开肉茎:“哼!死人头,你把阿姨当什么人了,你说这种话,我可生气啦!”

    “好吧,是我错了,咱俩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谈钱伤感情。”我真怕惹怒孙阿姨,伤及她的自尊,一气之下甩开车门回家,把露出肉茎的我留在这儿,那时真叫哑巴吃黄连。女人的心,天上的云,这句话任何年龄段的女人皆适用。

    “帮你吃,帮你吃,好了吧!看在你对我还挺有心的份上。先说好哦,想射的话要告诉我。”

    我诚恳地点点头,先稳住她再说。

    孙阿姨的表情就像准备尝试某种难吃的食物,身子几乎趴在后排座椅上, 小手把握肉茎,轻轻地啄了啄我的龟头,啄也好,亲也罢,总之轻的没啥感觉,龟头可能附带碰了她的鼻尖,她条件反射般撤回脑袋。

    我有些焦躁,肉茎急迫地要求长大:“亲爱的阿姨……”

    她重新凑近,小嘴微启略张,这次含入半颗龟头。我的龟头一半被她吃进嘴里,那部分湿湿热热;另一半还露在外面,干燥阴凉残留。她用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那含入的一小部分的顶端,好像猫咪舔毛,就这样一直舔着,痒丝丝的感觉促使我挺了挺肉茎。火苗如同煤气灶打火般瞬间点燃,但我渴望更多,我要把整根肉茎干入孙阿姨的小嘴。

    “哦……亲爱的阿姨……深一点好吗……这样……我难受……吃深一点……哦……”这话通常是女人才说的,我费力地掀抬屁股,挺直腰杆,想要化被动为主动,去彻底占领她的小嘴。

    “嗯……”孙阿姨无法说话,但眼神足够犀利,用鼻尖呵止住我的野蛮冲动,然后乖巧地张大小嘴,脑袋忽地低探。终于,我的龟头整颗没入,同样湿湿热热的环境,这种感受与肏屄 对比区别明显。 征服女人就是这样,女人愿意让你肏屄,却未必愿意帮你口交,有时候,口交带来的心理慰藉,要胜过生理方面,尤其这方面缺乏经验的女人。

    “哦……”我长吁一口气,肉茎开始勃勃弹跳,欲火隆隆蹿升,逐渐呈现出燎原之势。

    轮到孙阿姨难受了,肉茎跳舞活像条大泥鳅,她第一次帮人口,经验等于零蛋,小嘴的活动原本就比较僵硬,“泥鳅”弹跳乱钻,由细及粗,由短转长,她却阻止无门,只能发出“嗯……嗯……”的闷哼,失措间将这条“泥鳅”完全吐掉。

    “呵……呵……不行……阿姨做不好……”她愁眉苦脸嘟着嘴,究竟是对自己的技巧表示失望,还是反感帮我口交呢?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