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母上攻略

【母上攻略】1.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 竹影随行

    字数:7697

    2020/02/15

    1。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gmail.com12

    被安诺搞的不上不下,快要欲火焚身了。

    我急匆匆的往回蓉阿姨家里赶,走到小区门口时,突然想了起来,陆依依前

    几天严厉警告过我,住在她家的这段时间,禁止对她动手动脚,上床更是想都不

    要想的。

    陆依依这人虽然没啥脾气,但性格却执拗的很,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

    来。今晚想要让她帮忙泻火,恐怕有点麻烦了。

    站在小区门口琢磨了一会儿,瞧见旁边的便利店,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既然软的不行,硬来又可能,那不如给她来个意醉情迷。我们俩以前就经常

    背着家里人偷偷喝啤酒,好在她的酒量不算太大,两听啤酒下肚就有些晕乎了,

    再加上 妈妈出去应酬,蓉阿姨值夜班,这简直就是天赐的良机。

    想到这里,转身进了便利店,打算买几听啤酒,外加几包下酒零食。结账的

    时候,收银员正在交接班,新来的是一个年轻姑娘,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我把啤酒往柜台上一放,她瞧了我一眼,声音冰冷地说:「未成年不许饮酒。」

    我闻言一怔,连忙道:「我十八了,已经成年了?」

    「你十八了?你哪儿像十八了?」

    我来劲了,将自己从下到上扫了一遍,哭笑不得的反问道:「我哪儿不像十

    八了?」

    「你哪儿都不像十八!」女收银员好像是专门找我吵架似的。

    「不是,怎么……我没招你惹你吧?」我是一头的雾水。

    那个刚刚下班的中年女收银员赶紧折了回来,伸手扯了扯年轻姑娘的衣角,

    然后笑着对我说:「店里是有规定,不许卖酒给未成年。你有身份证吗?」

    我一摊手:「有是有,就是没带。」

    「没事没事,小伙子长的,挺精神的,一看就过了十八岁了。」一边说着,

    一边扫码结账。

    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结完账扭头看了那年轻收银员一眼,她低着头,哭丧

    着脸,一旁的中年女人训斥道:「你失恋归失恋,别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来啊。」

    我心中恍然, 失恋了啊,那怪可怜的,就不跟她计较了。

    提着啤酒来到家门口,深吸一口气,装出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伸手敲门。

    开门进屋,陆依依见我神情沮丧,笑着说道:「怎么了?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哎呀~ !我快被她玩死了。」我把啤酒零食往茶几上一扔,长叹一口,瘫

    坐在了沙发上。陆依依坐在我旁边,好奇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她都跟你说

    了什么呀?」

    我打开一听啤酒,塞到她手里。陆依依眨着眼睛,纳闷道:「什么意思啊?」

    我有气无力的说:「陪我喝酒。」

    「好端端的喝什么酒啊。」

    我给自己开了一听啤酒,皱着眉说:「我,憋得慌!」

    「等会儿还要写作业呢。喝什么喝。」

    「就陪我喝两口,我心里真的难受。你陪我聊聊天,行不行?」我装著一副

    憋屈的样子,实际上是欲火难消,裤裆里的肉棒已经软中带硬,勃了一半了。

    「到底怎么回事呀?你倒是说呀。」陆依依有些急了。

    我用手里的易拉罐跟她手里的碰了一下:「边喝边说。」

    陆依依见我仰脖子灌了一口,犹豫片刻,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行,开了头就好办了。

    我一边将安诺的事跟她说了一遍,一边不停的劝她喝酒。当然,小魔女对我

    做得那些撩火的事,是不可能跟她说的。挑挑拣拣、添油加醋的讲了半个来小时,

    基本上让她听明白了,啤酒也下了两罐半了。眼看陆依依双腮绯红,眸中生雾,

    眼神迷离,已然有些微醉。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往她身边靠了靠,不经意的将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刚准备低头去吻她的脖颈,陆依依忽然坐直了身子,蹙眉道:「你讲了这么

    半天,我还是没有搞明白,她为什么要缠着你呀?」

    「我哪儿知道呀,我要知道她想干什么,还用得着发愁嘛。」说着,我伸手

    向她胸前摸去。

    「不对啊。」陆依依本能的将我的咸猪手打到了一边,扭头问道:「你爸在

    外面偷偷跟人生了个女儿,你妈着急我还能理解,你跟着发什么愁啊?」

    「我爸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私生女,以我妈那脾气,能饶的了他吗?闹到最后,

    说不定就一拍两散,离婚了。作为家中长子,我能不愁嘛。」一边大发感慨,一

    边拿起半罐啤酒,放到她的嘴边。

    陆依依本能的喝了一口,摇头道:「我觉着不会,你别看你妈性子急,但她

    对你爸的感情挺深的。你看,这几天你爸来找了多少次,你妈就是不让他进门,

    也不听他解释,实际上还是在生他的气。如果你妈真的因为这事儿伤心了,那干

    脆把话说明白了,一拍两散,直接去民政局办离婚算了。」

    「哎呦喂,怎么好像你比我还了解我妈呢。」

    陆依依脸蛋红红的,哼的一声,晃着身子,得意洋洋地说:「我怎么说也是

    个女人,女人的心思,我不比你了解呀。」

    「你还女人?」我嗤笑道:「你哪儿像女人了,黄毛 丫头一个。」

    陆依依转过脸来,瞪着我问:「我哪儿不像女人了?」

    我在脑中将她跟 妈妈比了一下,又跟蓉阿姨比了一下,那胸,那腿,那屁股

    ……不免一声长叹,眼睛微斜,嘟囔了句:「你哪儿都不像女人。」

    陆依依双手叉腰,几乎将脸贴了上来,咄咄逼人的质问道:「说,我哪儿不

    像女人?我到底哪儿不像女人了?」

    「那我可得好好瞧瞧再说了。」我趁机低头,扒开她的衣领,朝里望去。宽

    松的居家服下面,淡黄色的小背心包裹着微微隆起的少女椒乳,充满活力与诱惑。

    陆依依伸手在我头顶上敲了一下,刚要骂人,我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趴在耳

    边,谄媚的笑道:「依依,咱们很久没有那个了。你看,趁着家里没人,不如

    ……咱们那个一下吧。」

    「你讨厌~ !你松手~ !」陆依依按着我的脑门,用力往后推,同时整个人

    使劲 挣扎。可由于喝了酒的缘故,她的身子有些软,费了半天劲儿,怎么也挣脱

    不开,反倒被我越搂越紧。

    「好依依,让我肏一下吧。我憋得怪难受的。」我的脸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朵

    旁,喘着粗气的不停说着。

    陆依依一边把我往后推,一边转身想要离开,奈何我始终不肯放手,结果变

    成她整个人趴在了沙发上,我从后面抱着她,双手穿过腋下,抓住少女的椒乳使

    劲揉搓,胯间勃起的肉棒,隔着衣服顶在了结实挺翘的小屁股上。地址发布页 ltxsba@gmail.com

    「你起来~ !你压得我好难受啊!」陆依依的脖颈都已经变红了,身子在我

    身下蠕动 挣扎,反而愈发绵软,声音也从娇斥渐渐变成了喘息。

    我伸手去脱自己的裤子,想要将鸡巴放出来,陆依依也不知是动情了,还是

    认命了,扭过头,喘息着对我说:「你先起来,等一下你妈要是突然回来,你

    ……你就完了。」

    我趴在她的耳后,闻着少女身上散发出的幽香,感觉已经有些欲火中烧,忍

    无可忍了。但她说得有道理, 妈妈有这里的钥匙,等会儿突然回来,见我跟这儿

    耍流氓,非打死我不可。

    「那你等一下要让我肏. 」我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说道。

    「你先放开我,起来再说。」陆依依没有正面回答,身子向上顶,想要将我

    掀翻,却没有成功。

    「你保证,你要是保证了我就放开。」

    「我……我保证。」陆依依不情愿的说了句。

    「说你保证让我肏. 」我仍旧不放心,趴在她的耳边说。

    「你……你真讨厌。」陆依依的半边脸已经红的发烫了,就是不肯说。

    「说,你保证让我肏. 你要是不说,那我就在这儿肏你了啊。」我感觉越来

    越兴奋了,已经忍不住伸手去脱她的裤子了。

    陆依依连忙阻止,然后扭捏的说道:「我保证……嗯……保证……我保证让

    你肏. 」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简直细如蚊鸣,几不可闻。与此同时,小脸埋在沙

    发里,雪白的脖颈因为羞涩而变成了粉红色,整个人在我身下微微的颤抖着。

    我强忍着将她就地正法的想法,从她身上爬了起来。陆依依跟着坐起身,整

    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我仍旧不大放心的说:「你已经保证了,不能说话不算话

    啊。」

    陆依依白了我一眼:「你可真够流氓的。」

    我搓着手,贱兮兮的说:「我要是不流氓,你能这么喜欢我吗?」

    陆依依啐道:「你就臭美吧。你就贫吧。你迟早得犯错,让警察叔叔给抓起

    来。」

    我闻言一怔,突然想起了小魔女安诺,心虚之余,不免又有一丝愧疚之情。

    「你怎么了?」陆依依见我发愣,疑惑的问道。

    我赶忙解释:「我正想等会儿咱们去哪个屋呢。」

    「废话。除了我睡那屋,还能去哪儿。」

    陆依依起身往书房走,我脑子里忽然起了个想法,伸手将她拽住,看着她嘿

    嘿傻笑。陆依依一头雾水,皱眉问道:「干嘛啊?笑的这么猥琐。」

    「我想……我想……」我支吾了半天,就是说不出口,毕竟上次那事儿弄的

    实在太尴尬了。

    陆依依似乎是猜到了我的想法,小脸一阵羞红,啐道:「你去死吧!打死我

    都不穿你妈的衣服了。」

    「不是……就……再一次,就一次。」我双手合十,谄媚的哀求道。

    「我就不!死也不!你爱来不来!」陆依依丢下一句话,转身进了书房。我

    见她这么坚决,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只能失望的跟了进去。

    我小心翼翼的将门锁好,转身搂住她,顺势倒在了小床上,胸口压着她微微

    隆起的胸脯,嘴巴贴在樱红的薄唇上,贪婪的吮吻着。

    陆依依起初还在用力推我,渐渐地,鼻息声越来越重,双手也变得无力了起

    来,最后干脆放弃了抵抗,由着我的肆意轻薄。

    忍了半天,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右手伸进她的裤子里,往胯间摸去。手掌擦

    过柔软的耻毛,将早已黏滑湿润的少女阴阜覆于掌心,拇指轻按花蕾般的阴核,

    中指挑开软软的阴唇,钻进泥泞嫩滑的蜜穴之中,时而扣挑,时而轻颤。

    急促绵软的喘息渐渐变成了压抑高亢的呻吟,陆依依双手按着我的胸口,还

    在做着无谓的抵抗。

    挑弄了一阵子,就在我想要脱裤子进入正戏时,陆依依忽然起身问道:「你

    ……你带那个了吗?」

    「哪个啊?」我有些疑惑。

    「那个~ !」陆依依皱着眉说:「就是……套套。」

    「啊~ !」我恍然,然后干脆的说:「没有。」

    「没有套套你做什么做。」陆依依显得有些生气。

    我猴急的说道:「没套子就没套子,一次也不碍事。大不了等会儿我抽出来。」

    「你说话从来就没算数过。咱们说好的,没有套套不做的。」陆依依叉着腰,

    瞪着我。

    「那……怎么办啊?」我皱着眉,急得挠头。

    「我哪儿知道啊。是你非要的,你自己想办法。」

    「那那那……那我去买吧。这总行了吧。」

    「你快点啊,我困了。还有等会儿要是你妈回来了,你别想再碰我一下啊。」

    「行行行,您稍安勿躁,我这就去,这就去。」

    我一边安抚她,一边穿上外套跑了出去,一溜烟的来到了小区门口的便利店,

    随手拿了一盒避孕套。结账的还是那个失恋的年轻女收银员,虽然比刚才好点,

    起码看不出哭过了,但脸上表情依旧冷冰冰的。

    她看了看避孕套,又看了看我,冷不丁的问道:「你买这个干什么?」

    我失声笑道:「我买了干什么,还要向你汇报呀。」

    收银员瞪大了眼睛,咬着牙说:「你小小年纪,买这个做什么?你是不是要

    去祸害女生了?」

    我心说,这娘们是得了失心疯了吧。

    情况紧急,也没空跟她纠缠,陪笑着说:「我……我跟我女朋友,两情相悦。」

    「我呸!」收银员喘着粗气说:「什么两情相悦,都是骗人的!你们男人都

    是 渣男,都是 渣男!」

    「我……」我见她压根就没理可讲,干脆笑着说:「行行行,您说得对,您

    说得对,外面那些臭男人都是 渣男。我买来不是用的,是……是吹气球玩的。我

    说姐姐,你赶紧给我结账行不行?我谢谢你了,我替外面那些 渣男给你赔不是了。」

    「不卖!」收银员将避孕套收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瞪着我。

    我苦苦哀求了好半天,她就是不卖,说又说不动,又不能动手抢,实在没辙,

    只能去别家找了。但有时候,越是着急,越是吃不到热豆腐,走了两条街,找了

    三家便利店,都没有卖的。

    就在我急得团团转时,陆依依的短信来了,我以为她是等的不耐烦了,催我

    赶紧回去呢,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老妈回来了,今晚游戏结束,她先睡了。

    我拍着脑门,心说老天爷这是在玩儿我呢。

    我正要往回走,无意中瞧见街对面的角落里有一家成人用品无人售货商店,

    想了想,先别管今晚能不能用的上,买了再说吧。

    急匆匆的往回赶,半路上陆依依又来一短信,说是老妈喝了不少,回来就倒

    沙发上睡着了,然后她帮着扶回了房间,并警告我她要睡了,要是敢进书房,叫

    我后果自负。结尾不忘加上一个阴笑的表情。

    这一来一回,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拿着陆依依给我的钥匙打开了大门,

    客厅里的灯亮着,可是没人。小心翼翼的走到 妈妈居住的房间门前,用力转了一

    下门柄,从里面锁住了。又来到陆依依睡觉的书房门前,心里祈祷着,一定不要

    锁门,一定不要锁门。握着门柄,轻轻一转,门竟然开了。

    我心中一阵狂喜,这 丫头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其实还是想要的。我就是要进

    去,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屋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浓烈的酒精味扑鼻而来,床上传来轻微地鼾

    声。我怕惊动她节外生枝,没有开灯,凭着 记忆一边脱裤子,一边摸索了过去。

    由于 欲望高涨,鸡巴早就硬的不像样子了,翻身上床,撩开被单,伸手一摸,

    摸到了一条光滑细腻的圆润美腿,心中不由得一乐。嘿,这小 丫头,睡衣睡裤也

    不穿,脱光了等我。

    我急吼吼地套上了避孕套,双手朝她腰部摸了过去,将内裤往旁边一扒,然

    后挺着肉棒凑上前去,龟头贴住穴口,轻轻一顶,挑开紧致玉嫩的穴口,将整颗

    龟头挤了进去。

    陆依依只是发出一声呢喃,身子扭了扭,却没有醒来。许是喝了酒的缘故,

    蜜穴竟与平时有些 不同,柔软肥腻、如膏似脂,简直嫩的过分。虽然穴中干涩,

    缺少淫液滋润,但稍一用力,龟头便已滑落穴底,顶在了一团嫩滑软肉上。

    我爽的长舒了一口气,身下之人则发出一阵绵软无力,好似梦呓般的娇吟之

    声,仿佛仙音,诱人至极。但传入我的耳中,却如平地惊雷一般,脑子瞬间炸裂。

    这声音我太熟悉了,但明显不是陆依依的,而是…… 妈妈的。

    我好似瞬间石化,僵硬的跪坐在床上, 妈妈的两条美腿左右分开,搭在我的

    大腿上。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犹如梦游一般,心中却仍旧存着侥幸,竖起

    耳朵,静静地听着屋里的动静。

    与此同时,肉棒在软腻的花房美穴里一跳一跳的,那四面八方不断传来的挤

    压感,将肉棒紧紧地包裹其中,隔着避润套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肉壁的褶皱与温润,

    这几如登天般的舒爽快感,竟比无套开苞安诺的处女小穴,还要爽利三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脏狂跳不止,不敢动一下,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生怕身下之人醒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蜜穴似乎适应了肉棒的存在,短促的喘息、痛苦地呢喃重新

    变回了绵长、轻细的鼾声。

    眼睛逐渐的适应了房间的黑暗,我借着微弱的光亮,朝床头方向望去,一张

    精致美丽的娇艳脸庞侧向一旁,被散乱的长发挡住半边。很明显,这张俏脸的主

    人绝不可能是陆依依,这个家里只有三个女人,再刨除掉正在值夜班的蓉阿姨,

    那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

    我的妈呀~ !

    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小腿肚子抽

    筋似的打转。我……我竟然上了自己的 妈妈。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以至于过了好久

    好久,才想起要将鸡巴从 妈妈的美穴里抽出来。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冷静的分析了一下。只要在不惊动 妈妈的情况下,把鸡

    巴抽出来,那今天晚上这事儿就是天知地知我自己知,当没发生过就好了。

    想到此,我深吸两口气,臀胯后移,缓缓地将肉棒往外抽离。虽然美穴嫩肉

    软若膏脂,但缺乏蜜汁滋润,温润嫩肉如同贴在肉棒上一样,被一同向后拉扯,

    与此同时, 妈妈的两条美腿猛地一颤,喉咙里发出一声短促、痛苦地呻吟。

    我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连忙停了下来,穴中嫩肉裹着肉棒一阵轻蠕,片

    刻之后,竟然渗出一丝黏滑蜜液。好在 妈妈醉的不轻,被我这么一通折腾,鼻息

    声依旧绵软悠长。

    僵持片刻后,我再次轻轻地将肉棒往外退,由于有了蜜液的润滑,比之方才

    轻松了不少,肉棒一点一点的后撤,每退一分,穴壁嫩肉就痉挛似的蠕动一阵,

    紧张刺激之余,爽的周身毛孔洞开,直至龟头小心翼翼的从美穴中拔了出来,我

    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内裤重新弹了回去,遮住了饱满嫩白的阴阜。如果我就这么把 妈妈的美腿轻

    轻的放下来,替她盖好被单,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那我鸡巴进入 妈妈穴内

    这件事,就可以当做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完美~ !

    但是,在我极度紧张的同时, 欲望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肉棒硬的好像

    快要爆炸一样,一跳一跳的,几乎要将套子撑破。

    我依旧跪在床上,脑子里回想起那晚 妈妈喝醉时被我偷偷看光的场景。我知

    道自己和老妈是不可能的,所以将这份 欲望深深地埋在了心里,但是白白嫩嫩的

    白虎馒头穴,却像刻在我的脑中一样,从未消失。

    今晚,阴差阳错之下,我将肉棒插进了 妈妈的白虎穴中,这并非我的本意,

    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过的。也许,这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

    我知道现在在想这些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给自己找好理由,可以心安理得

    的将肉棒重新插回 妈妈的蜜穴里。这真的很诱人,但是,这是错误的,这是乱伦,

    这是极其 大逆不道的。

    可是,那天我偷偷地看光了 妈妈的白虎穴,事后 妈妈也没有发现呀。而且,

    她现在醉的不轻,睡得很沉,刚刚将鸡巴插进去、抽出来, 妈妈也没有醒过来呀。

    再说了,我戴着避孕套呢,我只是用肉棒将避孕套送进去,我并没直接将肉

    棒插进 妈妈的穴中呀,我并没有肏 妈妈的美穴,这不是乱伦。

    这个理由很荒谬,但我却在拼命地自我 催眠,拼命地说服自己,因为我真的

    忍不住了,我感觉自己的身子滚烫,简直快要炸了。

    一下……只放进去一下……轻轻地只放进去一下。只放进去一下,马上出来。

    反正刚才已经进去了,再进去一下,也无所谓了。

    我就像是受到了恶魔的蛊惑一般,不受控制的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将 妈妈

    的内裤勾到了一旁,臀胯前移,顶了上去。 妈妈的馒头穴就如女童般的光洁白嫩,

    穴缝向内凹陷,龟头一贴上去,就感到了一股吸力,犹如小嘴一般,将其吮了进

    去。

    我爽的浑身酥软,头皮一阵发麻。生理上的快感、偷奸带来的紧张刺激,以

    及乱伦产生的罪恶感,胡乱的交织在一起,兴奋激动使我浑身上下不住地颤抖着。

    停歇片刻之后,轻轻一用力,龟头挤开凝脂般的穴肉,重新顶到了那团柔软

    嫩肉之上,想来,应该就是 妈妈的子宫花心了。十八年前,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

    的,十八年后,我又重新回到了这里。

    我将肉棒深埋穴中,就像婴孩重新回到子宫一样,心理上产生了一种安静祥

    和的错觉,肉棒却又隔着避孕套,实实在在的感受着美穴内热炉般的煊腾,以及

    润滑美肉包裹着的紧致快感。

    冷静了一阵之后,见 妈妈侧脸酣睡,鼻息绵长,没有醒来的迹象,便提臀后

    撤,将龟头退到了穴口处。我的心里是极度的不舍,想着,再一下,再一下下就

    好。

    龟头再度挤开穴口嫩肉,轻轻一戳,肉棒重新填满了花房。之所以能够这么

    轻易的插进去,并不是因为 妈妈的穴肉松弛,实在是因为嫩到了极致,添一些蜜

    液润滑,再稍一用力,便能一探到底。这种只有成熟妇人身上才能体会到了爽利

    美感,是陆依依和安诺那种黄毛 丫头所不能比拟的。

    简直太美了~ !

    透过窗外微光,黑暗之中依稀可见, 妈妈的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腻人,肌理

    透着嫩滑;被秀发遮挡半边的面庞,双目紧闭,脸颊绯红,性感红唇微微张开,

    不时吐出短促低呢;光洁白嫩的白虎阴阜,因为肉棒的插入而显得更加饱满,穴

    缝向内凹陷,黏滑湿腻,叫人神迷目眩。

    我只觉得浑身酥软、干热烧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想,反正都已经进来

    好几次了,不如……不如就干一下吧。就……一下。

    我像是中了降头一样,鬼使神差的提臀后撤,将硕大的龟头卡在白嫩蜜润的

    穴缝处,身子侧了侧,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弓腰一耸,『噗嗤』一声,肉棒再度

    深陷凝脂般的穴肉之中,馒头穴内的肉壁褶皱轻轻挂弄着棒身,嫩裹湿滑,快美

    异常。

    我挺着腰,身躯发抖,紧促呼吸,几欲升仙,平复激动心情之后,提腰猛干。

    瞬间几个来回, 妈妈的白虎馒头穴内已经是蜜液满溢,每次抽插都会传来淫

    响之声。我不敢造次,只用最小的力气,轻轻地耸动着,即便如此,每次撞击,

    也能感受白嫩阴阜滑嫩嫩的反弹。

    实在是太爽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不如就肏一回吧,反正就这一次,

    今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反正戴着避孕套,射不进去,算不上乱伦。

    想到此,我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兴奋,扶着 妈妈搭在我大腿上的两条美腿,

    一阵轻快的抽插。

    「嗯……嗯啊……啊……」

    妈妈因为我的轻微撞击,而发出一下下的短促清晰地呢吟之声,胸前乳肉因

    为戴着胸罩,而不得肆意摇播,我有心解开扣带,但又怕节外生枝,见不到那白

    晃晃的乳波摇曳,实在有些可惜。

    抽插片刻之后,我竟不满足于此,见 妈妈檀口微张,神态妩媚,不由得贪念

    陡生,抄起两条光滑圆嫩的美腿,扛在肩膀上,肉棒退出多半截,然后轻轻插入,

    保持着这个姿势轻快的抽插了十几下。

    就在我闭着眼睛,一边肏干,一边抚摸着扛在肩头的细嫩美腿时, 妈妈忽然

    将头扭了个方向,发丝散乱的盖在脸上,右手用力攥住枕头,秀眉紧蹙,喉咙里

    挤出一声似美似痛的长吟。

    我吓了的魂儿差点飞了,赶紧停止了肏干,双手搂着 妈妈的美腿,睁大了眼

    睛,颤颤巍巍的注视着她脸上的变化。

    「嗯……」

    妈妈扭动了一下身子,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声:「 老公,水……」

    我就像是遭了雷劈一样,傻呆呆的愣在那里,哪儿敢搭话。只见 妈妈在床上

    不停的扭动着,嘴里吐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良久之后,忽然说了一声:「 老公,

    老公……还要。」

    看来 妈妈并没有清醒,尚在酒醉之中,也不知道她是梦到了什么,还是将我

    当成了老爸。

    「嗯……难受……啊…… 老公……难受……」

    我见 妈妈美目紧闭,眉头紧皱,面上红的发艳,那一张性感小嘴微微张开,

    时而轻喘,时而轻咬下唇,一副不堪忍受、要死要活的模样,着实让人心醉神迷。

    我死死地盯着 妈妈,尝试着挺动腰肢,轻轻地完成一次抽动, 妈妈将纤细的

    下颚高高仰抬,双目紧闭,咬着红唇,发出一声快美的长吟。

    我见此美景,胆子大了不少,将她的两条美腿从肩膀上拿了下来,身子向前,

    趴在 妈妈的身上,开始一下一下轻轻地耸动起来。

    「嗯……嗯……啊……」

    每动一下, 妈妈都会发出一声如同抽泣般的甜腻呻吟。肏弄一阵之后, 妈妈

    竟然主动张开双腿,向上屈起,悬在半空,随着穴内肉棒挺动,摇晃不止。

    「嗯……啊……暧呀…… 老公…… 老公……嗯……」

    妈妈娇声呻吟不止,我愈发大胆起来,直起身子,将手按在 妈妈两条白美玉

    嫩的大腿内侧,向两边掰开,与此同时肉棒依旧在白虎馒头穴内抽插不止。

    由于 妈妈平时有联系舞蹈瑜伽的习惯,身子非常的柔软,两条美腿被我左右

    掰开,竟然很配合的用力伸直,劈成了一字马。

    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按着 妈妈的两条大腿,开始快速抽插起来,馒头美穴

    被肏的翻进翻出,蜜汁四溅。

    「嗯……嗯哼……呜……嗯哼……」

    妈妈的呻吟声百转千回,犹如仙音浅唱,双目紧闭,两只 小手抵在我的胸口

    上,绵软无力的向后推搡。

    我像着了魔似的,已经忘了身在何处,发狠的连连挺动,每每插入白虎嫩穴,

    龟头都会撞击子宫嫩肉,像是要将花心捣碎了一般。

    「不要……不要了……嗯…… 老公……啊…… 老公不要……酸…… 老公…

    …嗯……嗯嗯嗯啊……嗯嗯嗯……啊呀……」

    随着我越来越快的抽插挺弄, 妈妈的呻吟愈发急促起来,最后竟眉头紧皱,

    紧咬下唇,竟没了半点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短促的喘息声,发丝凌乱的散落

    在娇艳动人的脸庞上,那性感妩媚的神态,激起我野兽般的 欲望,按着 妈妈两条

    劈成一字马的纤白美腿,挺着鸡巴在白虎馒头穴内一阵狠命抽插,肉体相撞,发

    出清脆的『啪啪』之声。

    「呜……啊~ !」

    妈妈一阵闷声之后,凄楚哭泣般的长吟突然破喉而出,紧接着娇躯激烈猛颤,

    腔道内痉挛抽搐,嫩肉紧裹肉棒,淫汁喷涌,四散飞溅。

    我再也忍耐不住,用力一捅,隔着避孕套,龟头紧紧地顶着花心嫩肉,精液

    喷涌而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